您的位置 首页 赚钱好文

不转型,疫情过后影视行业照样危险

最近一直分享各个行业的“怎么办”系列,今天重点分享下我对影视行业的建议。

因为我2019年初,就和京哥成立了一个影视电商及投资公司,专注于影视行业的衍生品销售和京哥相关电影的投资

再次声明,我所关注和写的“怎么办”相关的行业,都是我已经投资和创业的领域,我一直以为没有钱投进去,就没有发言权,专家的话都是正确的废话,没有可操作性,所以呢,我每篇“怎么办”只写给这个行业的老板看,他们能看懂,能自救,我也算是为此次疫情做了一些贡献,大家各自尽各自的力量吧。

 1 

从投资看,影视不是好行业

如果说餐饮、娱乐等服务业是此次疫情的重灾区,那么这次疫情对影视行业而言,就是灭顶之灾,因为这个产业的公司太集中了,也就华谊、北京文化、博纳、光线等二三十个头部企业,极易被团灭。

不像餐饮娱乐全国上百万家企业,东方不亮西方亮,一个西贝倒下去一定会有下一个西贝站起来,说这话没有不看好西贝的意思,但事实上确实如此,很多餐饮企业可替代性很强。

对于影视行业,其实从去年开始就已经“颇不太平”了,而后慢慢身陷于寒冬期,据天眼查发布的数据显示:

“从2019年至今,已经有1884多家影视公司关停了,其显示为公司状态注销、吊销、清算、停业”。

另外,对于部分没关停的公司还存在这样一种现象,他们剧组的开机次数正所谓是寥寥无几。

就连正当红的迪丽热巴还曾在一档综艺节目中自曝她自己连续8个多月没拍戏了,出演过很多电视剧的霍建华也在家里自我调侃,说自己已经失业很久了。

其实这还不是演员中的个别现象,网上有人做了一个粗略的统计,结果是这样的:

  • 大多数演员在2019年能有5部作品,频繁在观众面前露脸的还不到1%;

  • 20%的演员只有一部作品播出;

  • 并且有65%的演员全年都没在影视剧里露过脸。

这数据来源于网络,都在说明这样一种现象:寒冬之下的影视行业,比其它的一些行业还冷。

你看一线演员都尚且如此,那几线演员过得更加不轻松,所以无戏可拍啊,这几乎是整个影视圈2019年面临的一种情况,而如今疫情的突发,更是让这行业难上加难。

用一句话说就是:“严冬未走,春寒而至”。

中国的影视行业,从投资角度来看是一个:

高风险、高关注度、长周期、低回报、严重依赖于人、抗风险能力差特别差的一个行业。

并不是一个特别好的投资赛道,但我之所以愿意进入这个行业,和其它投资了影视行业的投资人应该有一个同样的心态,那就是这个行业可以给你带来更多关注度和IP知名度赋能,赚多少钱还真不是第一诉求。

如果你能和全国知名的明星IP可以有链接有生意有合作,其实可以降维做很多事情。

我相信,很多投资公司之所以投罗永浩、赫畅、马佳佳还有余佳文等等创业明星,还真不全是因为项目,更多是借助创业明星的势能,扩大投资机构的影响力。

这方面,徐小平老师做的尤其好,几乎所内网红创业者都投了,徐小平老师和真格基金也就出名了,进而越来越多优秀的创业主动找上门,就有了一个很好的正循环,你说真格基金和徐小平老师的投资逻辑有多么的专业吗,还真未必。

我也有这个“私心”。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发现国内的影视行业的回报过于单一,基本只来自于票房收入,所以导致非常的高风险,票房好就赚,不好就不赚,哪怕你有再好的剧本、导演、演员、排片,都未必保证你赚钱,不可控因素太多。

对标下国外的迪士尼等,你就会发现,国内影视行业有个巨大的欠缺,那就是衍生品收入几乎没有,《战狼2》56亿票房,你知道他们的衍生品收益有多少吗?

才8万人民币。

如果京哥那个子弹头的男士项链当时在全国名创优品销售的话,销量过亿肯定没问题,如果京哥和茅台联合出品了一个茅台战狼系列的话,也会卖爆的。

太可惜了。

只能期待《战狼3》。

《哪吒》够火吧,50亿票房,但作为一部动漫电影,竟然没有衍生品部门来负责这块的授权生意(有也做得不好),导致电影一上映,哪吒衍生品卖得很火,可惜都是非授权的山寨产品,据说光淘宝就有60多亿的销售收入,你说光线可不可惜,郁不郁闷,大块的肥肉没吃到。

如果你对迪士尼的商业帝国足够了解,再用对标的方式研究一下国内影视产业,你就会发现欠缺的太多了。

1、电影未IP化;

国内的很多电影还是“创意产业”,而非电影工业,拍电影今年的和明年的可能风格、题材截然不同,导致无法继承和系列化。

叶问、唐人街探案和囧系列算是IP化及系列化做的比较好的。

因为只有像漫威、迪士尼一样才有可能建立电影的IP,以及建立人物的IP,有了IP才有其它商业的可能。

这是国内影视业非常欠缺的地方。

可能影视有才华的人太多了吧,无论导演、编剧还是演员都不喜欢被“定格”某一种类型,都想突破,都想角色更加多元化,于是个个演员和导演都五项全能,个个影视公司也是各种题材都拍,十项全能。

真正做过企业的人不会这么干。

这么干就意味着每部电影都是从0开始,没有积累没有继承没有老用户支持,风险太大了。

《我不是药神》是不是好片子?

但从商业角度来讲,徐峥应该把“来之不易”(抢了上一家合作公司的囧系列IP)囧系列演绎到极致,每年一部,而且一定是以“中年、小人物的辛酸”为核心主线,这样才会有商业积累以及IP化的可能。

戏路看起来越窄,商业价值其实越大。

原来章子怡戏路多窄,还只演电影不演电视剧,但照样是最国际化的中国影星。

我现在特怕京哥不再为“中国军人”代言,去演其它题材。

2、除了票房,衍生品及门票经济涉猎很少,或鲜有成功;

《叶问》系列其实出品方都有赚钱,因为有了用户基础,同时也让甄子丹从一个二线演员成为一个一线明星,说明IP对电影和演员来说真的很重要。

可惜,叶问并没有涉及衍生品及其它商业领域。

假设,叶问这个IP可以授权给一些武馆、中式服装、茶馆、餐饮,甚至游戏公司,那么其收入说不定可以翻倍,而且影响力会更大。

另外,谁说佛山建一个叶问的主题公园不可以呢?

这几年,不仅国潮兴起,中华武术也兴起,在佛山弄一个叶问武校,完全可以全国甚至全球连锁,就像孔子学院现在已经开到了全球一样。

黄百鸣童鞋,你觉得怎么样?哈哈

你没有这方面的资源或想法,我有,可以合作。

3、国漫占比太低

国内影视行业,还是真人电影居多,即需要导演、编剧、演员、制片等几百人一两年才可以拍出一部电影出来,有各种不可控因素,且协调和处理导演演员关系等都很难,越多大牌越难。

知道为何大牌很多的电影票房都一般吗?

因为从导演到演员都有自己的主见,都想抢戏,想把一个故事讲好太难了。

反观迪士尼或漫威等,人家却以动漫为主,或者真人+动漫,为何?

因为动漫更加可控,只要有好剧本、好想象力,加以极致的美工和技术,就不会有大的偏差,更是一个技术活,也能沉淀人才和经验。

真人电影则恰恰相反,它考验的是一个出品人的协调资源能力,且每次拍完无论票房好坏,经验都无法沉淀,因为剧组拍完就散了。

相比真人电影,我更看好动漫电影这个类别,动漫电影也更容易讲故事,更容易IP化,当然,也更是现在年轻人的语言体系、成长环境。

很快,二次元就是主流,比你我想象的快。

你看00后都20了,人家的沟通方式很漫画,人家停留的地方是快看漫画、B站。

 2 

国内影视IP授权做的很烂

将近一年的时间,我们和很多即将上映的大片也谈了多次合作,发现他们对衍生品授权太不上心也不专业了,非常传统。

几乎都是在以“广告费“的思维在做衍生品,比如给一个行业授权费100万或300万,比如赞助一次首映15万或30万,比如用电影海报多少钱,用电影的演员海报多少钱等等,其实和传统的艺人经纪公司干的活差不多,就是换一种叫法收广告费、代言费而已。

理由是:我们电影会大卖,可以用我们的流量给你们品牌导流,以及增加品牌背书等等。

还是高高在上的广告逻辑,以为自己有个大片、有些明星主演,就可以向很多品牌收取很多费用了。

愿意交这些费用的品牌不是没有,那些大脑也很传统也很OUT的企业市场部、品牌部负责人或广告公司,会做一个非常漂亮的PPT给老板,说不定不差钱的企业就批了,至于有没有效果,谁也不知道,但至少能自嗨,以及拿个大奖什么的。

一部电影也就不到一个月的上映周期,能给企业带来多少帮助,我相信影视公司授权部的人和企业市场部的人,都会顾左右而言他的,这些人,又不是老板,怎么可能关心有无实际效果呢?履历和案例才是他们要追求的。

以上,我认为是国内衍生品之所以做不起来的核心原因。

反观迪士尼,人家授权费并不高(相较于后期分成而言),人家更看重的是授权品牌产生的销售收入分成,而且人家赚的不是一个月的钱,而是可持续性的钱,比如《冰雪奇缘》授权的那个小裙子,一年据说全球可以销售有80亿美金,而且经久不衰,很多小女孩不仅买小裙子,还买文具盒、书包、作业本等等。

人家把衍生品授权当做了长期的生意,而非一次性的广告收益。

 3 

拿下国漫《花木兰》

熟悉我的人应该知道,我和京哥的影视电商及投资公司已经投资了国漫《花木兰》,这是一部中国人讲述中国自己的IP花木兰的国产动漫院线电影。

原计划和迪士尼真人《花木兰》会同期上映,已经拿到龙标(电影上映许可证),不出意外,疫情过后也会和迪士尼花木兰同期上映,同期PK,用出品方金川文化的陈总的话说,我们敢正面刚,是因为我们对自己的剧情、故事还有国人的理解更有信心,相信这是一次口碑的较量,也是一次中美文化的碰撞。

我有幸看了样片,深受感动,花木兰作为国内第一知名的女性IP,通过样片,也我才知道花木兰其实和当下的女性一样,都很努力,也遭遇了很多不公平待遇,起初她的梦想也很世俗,也是想“升官发财”而已,和常人并无二致,只是在国难来临的时候,她选择了民族大义(就像现在武汉疫情,有几万武汉90后在做志愿者,全国大批平时让父母着急的95后踊跃捐款一样)。

看到半截,我泪目,觉得中国女性不容易,但也感动,中国女性真的有担当,无论是当时的花木兰,还是现在的很多医护人员,无一不是在重大风险和灾难面前,比很多男人更加勇敢。

致敬花木兰,致敬当下的逆行者。

片子我觉得是好片子,于是我们迅速决策并做了投资,算是前几位的出品方了吧(中影、大地、横店僧院线也投了),更开心的是,我对产品的理解、供应链的资源以及对衍生品的操作思路,深深打动了国漫《花木兰》出品方金川文化的陈总、邱导,把衍生品的授权(除了中影已经授权出去的品类)全部交给了我和京哥的那家影视公司来运作。

感动,沉甸甸的重任在肩。

 4 

花木兰IP,超低门槛授权

怎么操作呢?

把衍生品授权当做提升票房的手段,以及后期长期收入的来源

而非广告费。

意思就是:

我们做电影IP授权的目的是为了聚集更多的商业力量,一起拉升票房,举例说,如果你有1000个授权伙伴,都在各自的渠道、媒体、产品上宣传我们电影,比我们自己几千万的宣发费用可能规模更大,效果更好。

大家应该还记得2005年的《超级女声》和蒙牛酸酸乳的结合吧?蒙牛全国几十万格销售网点的堆头和海报,对《超级女声》的宣传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当然也捧红了当时超女张含韵,她出演了蒙牛酸酸乳的广告片《酸酸甜甜就是我》。

毕竟,只有电影火了,以及票房大卖,才会反哺已经拿到授权的所有品牌更好的知名度、影响力、流量,相辅相成。

长期后续收入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与其一次性收取100万、200万授权费,不如只收取很低的授权费,但要一个这个系列或这个产品的销售分成,假设授权的这个产品可以一年销售10万个,1个提成1元钱,都是不少的收入,而且可以收3年、5年,毕竟花木兰这个IP不会过时,而且还会出《花木兰2》。

这样的合作才是利他的合作,才是长期且共赢的合作,而非企业拿一笔钱来蹭电影的流量,电影下画了,收入也没了,太可惜,其实长期的后续收入,对于很多已经上市的光线、华谊、北文而言,可以增加业绩的稳定性,而非和现在一样动荡不已,对于二级市场也是极大的利好。

话不多少,国漫《花木兰》的衍生品授权我们计划这么做:

1、产品授权,而非品类授权。

意思是,我们不会授权某个品类比如彩妆,而是授权某个单品比如口红、睫毛膏、眼线笔,或者袜子、丝巾、帽子等等,只做极致大单品或者叫做爆品的授权,所以呢,可以授权的产品会足够多,也提醒各位想拿授权的厂家,千万别用品牌来拿,而是以某个单品来拿效果更好,因为只有对接了产品,才会有动销。

我有个朋友冠名了非诚勿扰一直效果不好,我让其在品牌后面加了产品名,效果立即显现,无论线上还是线下这个单品都销量大增。

2、我们会开放1000个产品授权

需要您的产品要有一定的竞争力,调性适合,且有一定的渠道和媒体宣传能力,同一(相似、竞争)产品具有排他性,比如美甲店和美甲上门以及美甲工具就是不同的“产品”,相互并不竞争,可以分别授权,最终解释权归我方影视公司所有。

3、每个产品授权仅收取1万元

对,你没看错,我们既然把授权费当做手段,而非目的,那么我们就把门槛降到最低,以和更多更优秀的产品合作,一起合力把电影票房做起来,把各产品的销量做上去。

但,同样的,你需要给予我们此次授权产品零售额的3%或发货额的10%作为后期分成收入,合同期3年。

4、100万的战略授权仅限3个

鉴于有不少有实力的品牌前期已经和我们沟通的七七八八,故我们保留这个授权模式,但我们可以给予的回报是战略级的,包括但不限于:

共同“订制”或挑选最适合的产品,以及渠道和定价策略,还有全网的宣发,我们会在花木兰电影的所有宣发渠道都会提及贵品牌,用我们所有的资源来推广,比如可以买你们产品送电影票,比如我们所有的首映,都可以赠送贵司的产品,无缝合作对接,当然,也会有3%零售额的提成。

后续《花木兰2》也可以自动续约,优先合作。

一句话,你想要的权益,只要不对票房有伤害,我们基本都可以答应。

当然,名额仅限3个,因为我们时间精力有限。

5、欢迎赞助电影票给全国医护人员

如果你拿了花木兰的授权,我们欢迎和支持你等疫情过后,免费请全国的或你所在城市的医护人员看国漫《花木兰》,其实包场也就几千块,顺便体验下你的产品或服务。

这是一次致敬,也是一次公益,期待您的出力。

官方我们也会做,届时可以把物料和内容都给您。

综上:

如果你是做女性消费品、女性服务业、女性职场教育、女性财富管理等所有女性相关产业的,都可以拿一个授权。

你要相信,花木兰这个IP对于你的品牌而言一定是一个好的赋能,很多消费者大概率会因为花木兰这个IP而关注和消费贵司的产品,比传统的广告、促销效果会好很多,性价比也极高。

自己打造一个品牌需要的教育成本太高了,比方说,你最近推出一个“花木兰”口罩(抗疫),立马知名度前几名。

总结下本文的知识点:

中国的影视行业是一个高风险、高关注,周期长、回报低,且抗风险能力很差的行业,源于收入来源过于单一只有票房收入,并没有像迪士尼一样,占大头的收入相反是衍生品收入,以及主题乐园的门票收入。

国内影视行业传统的衍生品生意之所以没有做起来,是因为这个行业的人把衍生品授权当做广告来卖,赚一次性的快钱,没有重视也没有建立一个后续可持续收入的衍生品分成机制。

这是我个京哥成立的这家影视电商及投资公司的机会,也是诸多中小企业品牌四两拨千斤借势国内第一女性IP花木兰的机会。

关于作者: 七里香赚钱网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