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赚钱项目

一位普通湖北农民的“网红路”:从10万粉丝到10人直播间

文叔曾靠着拍短视频和直播成为湖北恩施利川的“网红”名人,今年,当了一辈子农民的他有个新计划,做个能“卖家乡特产”的网站加直播带货。他重新捡起在抖音上尘封一年的账号,做直播,拍短视频,当“网红”。他还能像当初一样成功吗?

农民文叔曾经是个不大不小的网红。

文叔先后接受过湖北恩施利川市当地电视台、央视以及新京报等媒体的采访,时间集中在2019年1月至4月,那是他当“网红”风生水起时。在当地电商产业园培训的第一期直播达人中,文叔是唯一短视频作品点击量过千万的人,且可能持有这个纪录至今。

去年5月,他因为意外跌倒伤了腰,养了半年多病。期间,他的短视频账号暂停更新,直播生涯中断。

现在,文叔的身体休养地差不多了,这个在恩施利川当了一辈子的农民有了新计划,他想做个能“卖家乡特产”的网站,做直播带货。于是他重新捡起在抖音上尘封一年的账号,做直播,拍短视频,当“网红”。

文叔  /图源:网络

与此同时,淘宝直播在4月6日启动“村播计划2.0”,计划为湖北省提供村播培训2万次,孵化培养200名网红新农人,20个全网知名网红。

整个4月,文叔都在为准备直播、建网站折腾。互联网世界的记忆只有“7秒”,网红代有新人出,他在抖音的账号粉丝从巅峰期的将近10万,降到了不到6万人。

文叔有点忐忑,大家还会记得他吗?

重新回去当“网红”

文叔重新选择做直播,当网红,这一切始于他想建一个网站。

在文叔的规划中,这个网站能卖利川特产土鸡蛋、米酒和山药的网站,也能展现利川的历史与风景,可他自己不懂电脑,农村的家里也没有电脑这个物件。

文叔只有小学学历,不懂这些时新的东西,一遇到大事,比如出外地或者直播时,经常穿着那件灰色的100多元的西装。他的上门牙掉了两颗,说话有点漏风,一张口,方言味扑面而来,他喜欢以”我们农民“打开话匣子。

我跟文叔视频通话时,他穿着那件西装正在利川市的一个卖地板砖的朋友那,他称之为“谈合作”,具体细节不便透露,一幅神秘兮兮的样子。但一谈到“网站”,他就皱了眉,一脸犯难。

文叔是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利川市(县级市)的一个普通农民,平常守着4亩多地过活,里面种着水稻、玉米和土豆,作物一年一熟。谁指着靠种地挣到钱呢,土地之上,只解决衣饱。

利川距离武汉670多公里,这里山地、峡谷、丘陵、山间盆地及河谷平川相互交错,水土肥美,风景秀丽,“有利之川”——利川之称即来源于此。

利川的自然风景  /图源:网络

但也因为地形复杂,这里的很多村落“鸡犬不相闻”,交通不便,产出的农特产品只能运往附近卖掉或者自家消化。

后来,文叔干脆找了个技术“合伙人”,“合伙人”在北京,有自己的工作,只能在业余时间帮文叔做网站,文叔打包票,5月份就能看到成果。

网站的具体名称还没确定,但已经有候选了。此前,文叔已经在网上注册了两个公司,拢共花了4000多元,一个叫“利川市智慧民生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是2016年就注册的;另外一个叫做“利川文化和旅游产业协会”。

按照他的设想,有了这个网站,说不定将来可以把家乡的土鸡蛋和山药卖到北京的“新发地”和各大超市里,尽管他并不清楚外阜的产品进入这些地方需要哪些门槛和手续,以及面临着怎么样的激烈竞争。

“我想的是线上和线下互动,虽然有点复杂,但尽力做吧。”文叔在2019年冬天来过北京“考察”,去了新发地,还走进超市看,他觉得北京卖的东西比不上自己家乡同类产品的质量,比如鸡蛋和山药。

他跟我说,山药不就是看淀粉含量嘛,我们这边的淀粉度要比河南高很多,因为我们这边的气候,温度低,湿气大,山药在土壤里温存的时间长,所以利川的山药含有的维生素很高,吃起来很香甜。

可惜,文叔发现北京的超市里有很多河南产的山药,在品牌名称和产地上,并没有“利川”的字样。

以前卖不出去特产是因为交通原因,现在利川高速公路也修了,高铁也通了,不愁运输,就缺少一根连接市场的线了,他觉得这根线是互联网,比如做个网站或者做直播、拍短视频。

“为什么不去开个淘宝或者京东店呢”。我问他。

“我们农民不是很了解,我又不会搞,开淘宝店这方面我没熟人。”文叔回应。

利川市里已经有10多个商家表达了兴趣,他们把商品名称、价格给文叔,怎么销售,看文叔的本事,卖多少,就赚多少差价。那些商家往往开通了京东、淘宝等等网店,他们不介意多一个销售渠道。

就算网站建好了,没有浏览量,也是件挺愁人的事。没人点击,就卖不出去货。文叔想到,他认识新华网大数据部门的一个人,或许可以一起合作,帮帮忙。

文叔以“认识很多朋友”自豪,他自称认识北京某些著名的特型演员,这些演员广为人知的身份是扮演中共早期领导人。文叔还和他们吃过饭,喝过酒,在饭桌上一起唱过歌。

在以往的直播里,某些观众的名字前挂着利川某汽修厂或者家具厂等头衔,文叔总是说,“你们那个什么总,我很熟的,以前一块吃过饭”。

文叔接受利川当地电视台的采访 /图源:网络

在他的设想中,在直播间推广网站和卖货应该会取得不错的效果。整个4月,他都在为准备直播、建网站折腾。

可互联网世界的记忆只有“7秒”,他在抖音的账号粉丝从巅峰期的将近10万,降到了不到6万人。

农民VS网红

文叔是本地人,52岁,居住在利川市都亭街道办事处下的柞木村,他们家族住在这里已经有七八代人,文叔的父母都是农民,生了5个孩子,文叔是老二,上有一个姐姐,下面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家里有十几亩田,父母靠着种地和卖菜养大了5个子女。

家里太穷了,文叔读到小学就辍了学,去地里干活,放牛。1992年,文叔结婚。到了1998年,妻子给他生了双胞胎,两个男孩。文叔想,再苦也不能苦孩子。

文叔想出去打工,但没有路费。他和妻子两个人去县城打工凑路费,两个人肩挑手拿,一天之内,把5.3吨煤挑上了县城农业银行的9楼,挣了100元。

那是农历的1998年8月20日,可能是文叔一辈子记得清的为数不多的日子。

他打的头一份工是在手表玻璃厂给手表玻璃抛光,抛一个一分钱或者一分二或者一分五,报酬取决于玻璃的难度,难度最大的,抛2000个,也才不过40元。

工作是两班倒,一班从早晨8点半到晚上8点,另一班接班。他在那个工厂干到了业务经理,文叔说,能吃苦是他的一个本性。

孩子大了,十三四岁,上了初中,正值叛逆期,需要好好管着。文叔结束了在深圳的打工,回到了老家,那天是2004年的腊月二十六,是文叔记得清的另外一个日子。

回到了老家,除了种地,文叔只能去打零工,他干过的活计很多,比如去工地干活,开工程车;后来,又干批发,倒腾百事可乐和日常的卫生用品。

后来,孩子去上了大专,又当兵,一个当了解放军,一个是武警。离开两个孩子,文叔和妻子也做不了批发的生意,人手不够,不过孩子不用他操心了。

文叔终于可以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了。

他去注册了中国志愿者,去做公益;两年前的2018年,文叔还在老家卖保险,他在朋友圈经常转发类似《保险,为什么越早买越好,今天才知道真相…..》《老婆给老公算了一笔抽烟的账,第二天老公决定买保险》的文章。

也是在那年,文叔花3598元买了一部VivoX27的智能手机。此前,他用的是中兴的老年机,用了七八年,那是他在深圳打工买的,花了500多元,相当于他的半个多月工资。

在家人的指导下,文叔在那部手机装上了微信、抖音、微视和全民小视频等软件。

文叔的抖音账号  截图自抖音

文叔年近半百,头不晕,眼不花,也不抽烟,就喜欢喝点酒,吃点肉食。还很有精神,他很喜欢尝试新玩意。

2018年4月,利川市里一个名为“利川电商产业园”的人找到文叔,想签约文叔,拍短视频,搞直播。文叔想,自己正好喜欢表演,何况每月还有3000多元的工资拿,就去了。

文叔成了那个电商基地第一期培养的网红。

跟文叔同去的还有他的侄子土家辉(网名),同村的丫丫(网名),两个都是20多岁的小伙美女,“利川网红基地首期重磅IP人物”海报显示,那期学员,这个产业园至少重点培养了6位有人设的“网红”。

海报中,文叔的网名叫做“农民文叔”,人设是“能说会道的农民大叔”,“我有故事,你有酒吗?”是文叔的签名。

文叔感受到了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新鲜冲击。

尽管文叔并不了解这些背景,在文叔探险互联网的那几年,互联网短视频巨头抖音和快手都在急速下沉,极力扩张用户群体;而拼多多倚靠下沉和社交裂变,在2018年迈入纳斯达克,市值超过互联网老炮京东和百度。

2019年1月,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启动”村播”脱贫计划,帮助100个县1000位农民月入过万。到了今年的4月,这个计划变得更庞大了,淘宝直播将与全国100个县域建立长期直播合作,帮助培养农民主播,通过100场以上贯穿全年的脱贫主题活动,实现全年农产品销量超30个亿。

农民似乎成了互联网领域里的香饽饽,互联网巨头瞄准“三农”,似乎想要掘开这个蕴含着商机、流量与用户数据的巨量市场。

文叔不明白这些互联网巨头和自己的关系,但他感觉到一个新世界在自己面前打开。文叔只觉得高兴,自己虽然老了,但总算还有点用。

网红,“网哄”?

利川电商产业园坐落在利川市南环大道西段的池河村边上,4层楼,环绕在葱郁的绿色植被之中,分外显眼,2017年12月,这个建筑面积约12000平米的产业园正式运营。

2018年签约后,文叔早晨8点上班,下午6点下班,上班的内容很简单,要么写脚本,要么拍短视频,发布在抖音的账号上。时不时也有培训,但文叔使劲回忆,说自己没接受过什么培训,可能是培训别人了。

利川电商产业园  /图源:网络

文叔上传的第一个作品是在2018年11月21日,他穿着土家族的民族服饰,花花绿绿的,坐在山坡上,说:“我们听得最多一句话就是,你要懂事,你要出席,你要早点结婚,你要挣钱,你要成功,但是,我们听得最少的一句话就是,你要开心。”

就像一个历经沧桑的长辈对一个后辈说话,语重心长。

第一个短视频的点赞量是519个,21个留言和32个转发。在网红基地的学员中,成绩还算不错。

在抖音上, 文叔也有学习的对象,一个是作家杜子建,被称作“微博营销教父”,一个是主持人涂磊,号称是“中国首席情感导师”。文叔喜欢他们的“正能量”话语,自己也能说话,为什么别人说话就有人看,而自己说话就没人看呢?

大概是2018年12月的时候,文叔终于获得了一千万的点击和20多万的“红心。

视频中,文叔拿着一根稻草说:“一根稻草,扔在地上,就是垃圾;如果与白菜捆绑在一起,就是白菜价;如果与大闸蟹绑在一起,就是大闸蟹的价格,我们与谁捆绑在一起,这很重要,这故事说明,一个人与不一样的人在一起,也会出现不一样的价值”。

文叔的抖音作品  截图自抖音

土家辉和丫丫也有自己的特色,一个是探秘手工艺人的新青年,丫丫则是“苗家山村女孩”,他们和文叔一起,在互联网的世界里折腾出一些浪花。

偏僻乡村出了一个“网红基地”,而且还是一批农民网红。采访接踵而来,利川地方台的,北京的,中央媒体的,一股脑全来了。

记者们拿着录音笔,或者话筒,反复问文叔,你以前做过什么,为什么要做短视频和直播,你收获了哪些?

就连利川市里请文叔吃饭的人都排着队。人家开业,请他去,有饭店为招揽生意,也让他撑场面。

政府里的领导也喜欢到这里“视察”和“指导工作”。在利川市政府里,文叔和有些人很熟。尽管自己开始创业并遇到了一些问题,但文叔不会轻易打扰他们。

时间长了,文叔有点烦了,除了因为接受采访和认识的人多了,还因为除了3000多元的基本工资,文叔看不到互联网上的红票子。

观看的人那么多,但没有钱,那不是穷快活吗?

文叔一直觉得自己穷快活,从出生之后,就没富过。但事实上,文叔有一辆自己的私家车,东风标致的,价值十几万元,而且,他还和朋友合伙开了一个养鸡场,每天能卖1000多枚土鸡蛋。

每当我一提到这些,文叔总是笑呵呵地对我说,“哎呀,我们农民就是这样,你着急(赚钱)也没有用了,对不对,那就干脆开开心心的嘛”。

赚不到钱,文叔在“网红基地”继续拍着“正能量”的段子。但有些人离开了,侄子土家辉离开产业,去快手做直播,丫丫则去了浙江打工,具体是什么工作,文叔没问。

最后,文叔也走了,他觉得在产业园太“形式主义”。2019年2月,在要回了自己账号,丢下了一个多月工资之后,文叔离开了产业园。

一场只有十几个观众的直播

4月21日,文叔在停播将近一年之后,在抖音账号“农民文叔”上恢复了直播,以后也会更新短视频。

第一场直播间人数在10人到16人之间徘徊。他穿着深蓝色的外套,头上盘着黑色毛巾,没有一点着急,时不时双手合在一起,作揖状,感谢大家进入直播间。

4月21日,文叔开启了首场直播,直播间只有十几个人

他右手拿着一罐酒,黑色的酒壶状,文叔时不时抿一口,有人在直播间提醒文叔,直播不能喝酒,文叔仿佛没看见,径直推荐这款酒。

直播在将近1个小时之后结束,那一场,文叔收获了61个音浪,大概约合人民币6元钱。

文叔显得并不沮丧,要慢慢来,他有耐心。对于任何一个从庄稼地走出来的人来说,耐心总是有的,谁都知道揠苗助长的笑话。

网站建好了,也开始恢复直播与更新短视频了,未来走的方向大概率是卖土特产。

光靠文叔一个人可不行,需要招募一支团队,“合伙人”负责技术,文叔就得负责直播与卖货。但在当地,招一个主播,就得每月给四五千元的基础工资。文叔问过人,少点工资,多给点提成行不行,很多人不愿意来。

在利川,在互联网上做直播、做直播卖货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文叔有自己的心得总结:关键是讲故事。所以他去收集了利川不少乡镇的故事,比如恩施的梧桐茶是因为国王梦到凤凰衔叶,治好了女儿的疾病,所以凤凰衔叶的植物被命名为“梧桐茶”。

2019年4月,文叔和土家辉曾短暂在淘宝开通直播,文叔在1个小时之内,介绍每样特产,都能上溯到古代或者神话传说,但直播间依然只有两位数的人观看,也卖不出去货,后来作罢。

“你看过李佳琦和李子柒的视频吗?”我问他。

“我看过李子柒的,但每个人要有自己的特色,跟着别人做,怎么能行呢?”文叔说。

利川的特产很好,质量优良,一定要想办法卖出去。这是我和文叔在聊天过程中,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怎么能保证质量呢?

文叔说,比如土鸡蛋,我可以去养殖场看,看场主家里没有用饲料,如果有,那就不是土鸡蛋,我们就不让他用。

事实上,土鸡蛋想要被证明是土鸡蛋,蛋、土鸡、养殖基地都必须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认证,还得拿到绿色食品商标和好几个证才行。

虽然在互联网平台上走红过,文叔从未觉得自己是“网红”。文叔说,网红必须做实事,能让互联网两头的人得到实惠,今天你给我打赏了500元,明天你也给我打赏了500元,但后天呢?

对于文叔来说,把家乡的货带出去,能让喜欢他的网友吃到好吃的,喝到健康的茶,才是真正的“网红”。

文叔(右)参演的电影《武陵山上的星光》/图源:网络

2019年,文叔参加了一部名为《武陵山上的星光》的电影拍摄,在里面当演员。这部电影主要讲的是湖北利川市已故离休税务干部施星灿“南下”,扎根基层,帮农惠农的故事。

文叔扮演的角色是个农民,叫老田,正如周遭的人都称呼他为文叔,反倒他的全名没多少人注意了。

文叔的全名叫黄文胜。

文叔笑着对我说,你看,我是一个农民,走到哪里,人家都把我当农民用。就算演戏,人家也说,你还是当个农民吧。

关于作者: 七里香赚钱网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