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赚钱项目

被罗永浩直播弄崩溃的数据平台们,背后有多少内容电商红利

西部探索时代,发财的人有两种:淘金者,卖水给淘金者的人。这些数据平台,就是内容电商淘金时代的“卖水人”。不过 ,“卖水”也有风险。

4月1日,罗永浩人生第一场带货直播在磕磕绊绊中热热闹闹地结束了。这次,直播的战果是销量过亿,参与人数接近五千万。老罗能拿出的产品,终于不只是“东半球最好”的手机了。他完成了一次史无前例的现象级直播。

老罗直播首秀带来的涟漪,也一圈圈地向整个直播和内容电商行业扩散。

罗永浩的抖音直播大厅 图源:抖抖侠

就在罗永浩向用户全力推销时,一家名叫“抖抖侠”的数据平台,被突然涌入的用户挤到崩溃——它专门针对罗永浩直播做了一个数据大厅,向用户实时展示罗永浩直播的监测数据:观看人数、下单数量、热门商品……

这场直播不久之前的3月底,抖抖侠负责人在自家产品上的涨粉榜上,发现了一个涨粉“异常”的账号。账号的名字叫“罗永浩”,一天之内粉丝上涨了145万。

抖抖侠的负责人和罗永浩没什么交集。他专门看了视频,才知道有个叫罗永浩的早期网红也要做抖音直播了,而且声量还挺大。

抖抖侠负责人的计划

进一步弄清状况后,这位负责人在第二天凌晨一点多,向他的技术开发团队提出了一个需求——监控这场直播的所有数据。

几天时间,他们就做出了一个专门监测罗永浩直播的“数据大厅”。这场直播将是一个很好的“露脸”机会,通过实时曝光这场直播核心数据来借势老罗的流量,向潜在用户展现自身的产品力。

满足了用户好奇心的抖抖侠,在当天晚上收获了60多万访问,比很多热门自媒体文章的点击量都要高。借势罗永浩直播,抖抖侠的收获更是实在的。“那两天出现了比较大的用户增长,是平常的几十倍。”抖抖侠负责人告诉刺猬公社,这个增速他们自己也没想到。

西部淘金时代,发财的有两拨人——一拨人经历了千辛万苦、九死一生找到了黄金,另一拨人靠着给淘金者卖水卖吃的,往往也赚得一笔家产,难度却比找黄金小了很多。

“抖抖侠”这样的数据平台,就是短视频淘金时代的“卖水人”。

从经营模式上看,这类内容电商数据服务平台早有原型。公众号时期的新榜、西瓜数据等机构,就在提供这类数据服务。

在短视频的时代,数据服务也随之不断进化。“抖抖侠”们,为创作者提供的是内容和营销变现上的综合服务。

 “抖抖侠”的商品热度监测页面

从粉丝增长趋势、画像,到热点创意参考,再到诊断内容是否被平台限流降权、分析订单辅助提升带货效能,都是数据平台能提供的服务。他们想要借助大数据带来的分析能力,帮助内容创作者做出更受欢迎的内容,也实现更高效率的变现。

“我们的目标用户,是短视频博主和各行业品牌方商家。”抖抖侠负责人说。

对于这些用户来说,抖音等短视频和直播App还存在着不少痛点。

比如,平台反馈给用户的数据不够直观、及时,内容的转化率、账号权重等关键数据普遍缺失,或难以分析计算。这就给第三方数据平台们,提供了一片存在的空间。

抖音做了不少工具性产品,开放给创作者和商家使用

图源:“抖抖侠”页面

巨头旗下的短视频直播平台干不了、或者不愿意多耗成本去完善的地方,往往会有第三方平台来填补,满足被大平台边缘化的用户需求。

在一定程度上,这也反映了国内短视频&直播电商产业高度成熟、竞争激烈的现状。一有机会和空白,很快就有成群结队的企业参与进来。在内容电商数据平台这条狭窄赛道上,除了抖抖侠,还有小葫芦、蝉妈妈、飞瓜数据等一大批同类产品。

另一个促使数据平台行业应运而生的时代背景是,短视频&直播平台上内容创作者对数据的依存度也变高了。

做好内容,一方面靠创意,一方面靠精准的用户数据分析;促进带货,数据的作用更加凸显,只有计算和分析,才能知道出哪些商品适合用户调性、哪些商品在返佣和销量上能够平衡,实现收益最大化。

这种计算很复杂,需要长期积累的洞察力,还需要时刻在线的数据信息。不少内容创作者已经认识到,仅凭过往经验和感性判断已经行不通了,需要借助数据平台多维度的分析判断,才能让决策更准确、及时、有效。

抖抖侠目前的首页

“抖抖侠平台的初衷,是助力短视频创业者更好的创造内容,涨粉,变现,帮助商家更好的带货。”抖抖侠负责人说。
这家公司成立于2020年1月初,还很“年轻”。

也正是在2019年下半年到2020年初这段时间,直播&短视频和电商行业融合程度越来越深,特别是直播带货,几乎成了行业内的公共话题。用数据为内容赋能,很多创业者看到了其中的机会,此类数据平台也在那时飞速生长。

一些较早开展新媒体数据服务的企业,如新榜、卡思数据等,也开通了短视频和直播电商相关的数据服务。更多的参与者是创业公司,在直播电商产业发达的杭州、深圳,不少有过内容从业经验的人们,转身离开短视频&直播,做起了数据平台。

但行业的隐忧也由此而来。

许多数据平台的功能严重同质化

图源:飞瓜数据 抖音版

刚刚兴起的“带货”产业链,从长远看很难容下目前已有几十家、将来数量还会不断增加的服务平台。特别是各个平台数据准确度相当、数据服务高度同质化,这场竞争无疑将是非常激烈的。

和短视频、直播这类面向公众的“消费级”内容产品不同,数据服务是面向企业用户的“To B”型产品,企业用户规模增速相对有限。过不了多久,众多数据机构就将陷入对于存量用户的残酷争夺。

营收也是个大问题。在关乎企业长期生存发展的盈利模式上,大部分数据服务平台还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但不少企业信心十足。

“营收方面并不难,”抖抖侠的负责人表示,“但我们是一个免费的平台,关于营收目前为止还在投入阶段,并未到创收阶段。”

在“带货”生意一片景气的情况下,依附在这条产业链上的数据平台,确实不用太过担心找不到好的营收模式,广告对接、定制服务等内容都可以作为平台的现金流来源。唯一的不利在于,即将到来的竞争可能异常激烈。

这样一来,尽早在用户心目中树立认知,对于数据平台来说尤其重要。

4月10日,罗永浩第二场直播关注度略有下降,但筹建“老罗直播数据大厅”的平台比上次多了不少。大家都知道,这次不只是帮罗永浩提高热度,更是为了别错过这个行业大事件,让自己被更多潜在用户看见。

关于作者: 七里香赚钱网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