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赚钱项目

季琦“带货”直播实录:中国酒店的6个终极拷问

季琦昨晚联合澎湃新闻,开始了疫情后的第一场直播,和他疯狂带货直播的好兄弟梁建章略有不同的是,季琦的“带货”不是为了卖房间,更多的是疫情下酒店行业向何处去的思想 “干货”。

华住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季琦和主持人袁鸣

疫情对酒店业的影响是不是致命的?

在直播的第一环节,华住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季琦与雅高集团主席兼CEO Bazin进行了一场云对话。两个人共同探讨了诸多话题,如疫情对酒店业的影响到底有多大?疫情会不会改变未来人们的出行习惯甚至生活习惯?酒店业会不会遭遇摧毁性的打击?

季琦坦承,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他也曾经焦虑和担心。但华住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也保证了三分之一的店开着,因为城市需要酒店,现在中国的酒店业基本复苏,出租率也恢复到了70%左右。Bazin则信奉丘吉尔的一句名言:灾难会带来机遇。由于国际疫情的影响,雅高的形势还是非常严峻,不过全球5000家雅高酒店,目前也有2000家开始恢复营业。

季琦认为,疫情对酒店业影响巨大,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住宿业要做好做紧日子的准备,今年下半年甚至明年,总体出租率肯定会低于往年水平,会出现某些“停滞”,但从长远来说,疫情对酒店集团来说,却是好事。其一、疫情会让物业重新洗牌,租金必然会下降;其二、疫情会让人们倾向选择更安全的酒店;其三、加盟商也会选择知名品牌进行加盟。

从这个逻辑来讲,上面的三个问题已经回答了,疫情的影响会持续一段时间,但不会改变人们见面、旅行、住宿的习惯,这个行业因为疫情加速洗牌,但不会遭遇毁灭性的打击。正如季琦所说,相对于跟自己的好朋友好伙伴Bazin的云端对话,季琦更愿意和他在埃菲尔铁塔下喝杯红酒,畅谈住宿业未来的希望。

Chapter 02

未来酒店如何看待机器人?

谈完未来和趋势,季琦和Bazin云对话一个争论的焦点,那就是未来的酒店要不要机器人?

季琦的观点是,这次疫情,华住的不少门店都充分的利用了科技的好处,有些门店甚至一个人也不需要,从网上住店预约、身份证扫描登记、房门密码信息,甚至房内送餐,都是机器人的一条龙人工智能服务。

不过,Bazin对于酒店机器人较为排斥,他表示,对于雅高这样的国际高端酒店来说,他们更需要的是人,而不是机器人,机器人只能是工具。所以雅高的前台、大堂、餐厅,都是人的服务。当然,他对季琦重视科技表示理解,因为经济型酒店更注重的是坪效和成本,华住重视科技,或许使其成为中国效率最高的酒店集团。

季琦认为,未来的酒店应该是技术、流量、品牌三种合一的公司。

其实关于这样的争论,没有标准答案,确实要根据不同酒店集团的特性去仔细研究,没有对错,只有平衡。空间秘探也曾写过《科技酒店正在消失…》,里面有个观点我一直很赞成:未来,科技会越来越隐蔽,但它又无所不在。科技绝不是将实体推向冷峻的工具,而是实现人类需求的武器。

插图 | (c)  ……

如何处理好品牌方和加盟商的欲望?

酒店品牌方和加盟商,从来都是相爱相杀的。赚到钱,相互感恩;赚不到钱,相互埋怨。但是华住在这块处理上,似乎有其独到的“华住哲学”。

针对加盟店距离问题,华住有其一套严格的规划体系,包括店和店的距离,收入和流量,在新开店之前,都有统一监测。季琦表示,规划之内开店,规划之外不开店。但是对于一线城市黄金地段来讲,其实不存在这一问题,比如北京王府井大街,可以随便开,因为那里的物业有限,且是稀缺资源,人流密集,不愁利润。

但是对于三四五线城市,就必须规划好,必须找到合适的物业,物业要求也比较高,比如物业外观按设计要漂亮,大堂要大,符合华住酒店的产品要求。“不要只盯着眼前利益,要放得更长远去看。”

提到创业心得,季琦给出的忠告是“千万不要扎堆”。华住的“千城万店”计划,其实有的是下沉的机会,有的是可以找到好物业的机会,不要盯着已经火的区域,扎推开酒店。他举了他巡店的两个例子:一个是浙江的西塘古镇,一个是安徽灵璧县。在华住的规划中,那里的地理位置是不太适合开全季以及汉庭品牌酒店,但是加盟商选择的这两个地域,生意都是出奇的好。最主要的原因,是加盟商对当地十分了解,通过充分的调研和观察,非常聪明地找到了当地潜在的客源,敏锐的目光和专业的态度,一举成功。

说到底,品牌方和加盟商如何处理好各自的欲望,让商业在正常的商业伦理下运营,才能达到共赢。中国的很多商业,都是因为欲望太重,过度收割,破坏了生态,自然会遭遇各种溃败。

1000万适合投资什么类型的酒店?

对于酒店加盟商最关心的资金问题,季琦透露,针对疫情,华住联合几大银行,获得20亿授信,但是在实施过程中,华住发现,很多加盟商没有授信资质,也就是不具备贷款能力,而华住作为一家企业,也不能给众多加盟商进行担保。他们现在的考虑是“零售转批发”,即吸引众多加盟商,一起打包去贷款,在利息上能够争取最大优惠。

有网友问,手头有1000万,要不要投资酒店,投资什么类型的酒店合适?季琦给的答案是,首先,这1000万一定要是自己的钱,不能是高利贷借过来的,否则谈投资回报率就毫无意义,风险很大;其次,最终不是钱的问题,关键是要找到合适的物业。这是投资酒店最重要的前提之一。

季琦表示,去年和今年租金偏高,未来的物业可能租金和酒店营业额挂钩,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样才能把虚高的租金给“杀一杀”,从而使得这个行业更加健康良性发展。

民宿到底是不是一个伪命题?

疫情以来,中国民宿的冲击非常巨大。季琦的观点是:民宿创业是个伪命题。除非民宿的物业是自己的,没有租金的压力,或者你是一个特别有情怀的人,开民宿只是一种私人行为。否则很难规模化,因为跟酒店相比,20间房的民宿和100间房的酒店,各方面成本均摊相差太大,就很难形成优势。

虽然是一瓢冷水,但季琦泼的也是及时。空间秘探有多篇文章都是探讨民宿未来的,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中国有不少民宿确实违背了民宿的本质,过度商业化,包装式的“诗和远方”,虚高的价格,已经让民宿成为一种商品和噱头,这样畸形业态下的产物,确实很难跟酒店产生竞争力。

中国的五星级酒店应该什么模样?

提起五星级大酒店,我们的脑海中更多呈现的还是万豪、雅高、希尔顿等这些国际高端酒店,中国的五星级酒店给人的印象似乎更多是政府背景,或者和国外大牌的合作。

中国的五星级酒店应该是什么模样?这也是季琦思考的问题。华住虽然是经济连锁酒店起家,但是近些年华住运营的酒店品牌已经覆盖多元市场,包括高端市场的美爵、禧玥、花间堂 ,中端市场的诺富特、美居、桔子水晶、桔子精选、漫心、CitiGO全季、星程、宜必思尚品,以及平价市场的宜必思、汉庭、怡莱、海友等酒店品牌,满足从商务到休闲的个性化需求。

禧玥,是季琦非常看重具有东方审美的五星级酒店。酒店以时尚的设计理念、多元化的服务特色,打造酒店生活的新方式。这两年,禧玥特别喜欢在酒店里引入最优秀的中国传统餐饮,比如新荣记,比如扬州的冶春包子。“我理解的东方审美五星级酒店,应该是最好的品牌+最好的东方美食,美好的东西就应该在一起。过去中国的五星级酒店品牌,更多的还是西方的语言体系,未来应该更具东方审美。”

关于作者: 七里香赚钱网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