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赚钱项目

2019年100亿以上民营资本巨额交易大起底

钱,也就是资本,是最能反应社会本质的东西。

改革开放初期,大家都没有什么多余钱,忙着原始积累。积累到一定程度,赚出了多余的钱,资本交易就产生了。还有了专门管这些多余的钱的地方——金融机构,如银行、保险、基金、信托等。

100亿,不是个小数目。在总喊着“我太难了”的2019,一些公司支撑不住,开始变卖家当。而另一些聪明的巨头,手握资金大棒,开始抄底高性价比的优质标的。这是每个经济周期的低潮阶段,都能看到的现象——逆周期投入。现在是这些大资金发挥作用,进行资产重新配置的时候到了。

金融交易 看资本翻云覆雨

如何更好的利用民间金融资本服务实体经济,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拿险资来说,这么多钱睡在账户里不能钱生钱,着实是一种浪费;开放给民间机构,可以得到更好的利用,却又面临资金被非法滥用的危险。开放与监管必须共存,缺一不可。

中国平安180亿入股华夏幸福

2019年2月11日华夏幸福发布公告,平安人寿耗资42.03亿元收购华夏幸福1.71亿股份,占华夏幸福总股本的5.69%。

这已经不是平安系第一次收购华夏幸福股份。2018年7月10日,华夏幸福发布公告称,华夏控股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向平安资管转让约5.82亿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9.70%,此次股份转让价约137.7亿元。

平安系两次受让华夏幸福股份耗资共计179.73亿元,持股比例达25.25%,成为华夏幸福的第二大股东。

而这并不是平安入股地产公司的全部。2019年7月26日平安系斥资愈90亿港元收购中国金茂15.42%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此前,中国平安已投资碧桂园、旭辉控股等房地产企业的股票。

华夏幸福是中国头部房地产开发商,2018年总销售额1660亿元,位列全国第13位,由于大肆拿地开工,资金一度吃紧。中国平安面对的则是国家放宽险资投资后,巨额资金的配置问题,一些房地产头部公司从分红来看是A股优质的资源配置,深受险资喜爱。中国人保、中国人寿、新华保险等险资均有配置地产公司。

有人认为中国平安是国企,并不是。平安的股权比较分散,目前的第一大股东是正大集团(泰国),就是当年的那个正大综艺的“正大”。平安三季报显示,正大集团通过全资子公司New Orient Ventures Limited 和商发控股有限公司,持有中国平安共7.14%股份。

宝能系减持万科A狂赚350亿

如果说中国平安入股华夏幸福是“两情相悦”,那宝能系在二级市场疯狂举牌万科则被形容为“野蛮人”。

区别是后者未跟前者打个招呼,就在二级市场疯狂买入,最高持股25.4%买成了第一大股东,从而接手并实际控制一家上市公司。

在宝能系2015年买入万科A,成为第一大股东之前,还曾买入中炬高新、南玻A、韶能股份等A股企业,并成为第一大股东,宝能系大佬姚振华成功成了这些企业的掌门人,直到现在。

姚振华想在房地产巨头万科身上重新上演这一幕,遭到了万科管理层的强烈抵触,引发“宝万之争”。姚振华还不满足,把举牌“黑手”伸向了格力电器等国家控股企业(当时),从而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

根源在于,险资通过卖保险快速筹集资金,再通过加杠杆等资本手段,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控制一家实体企业,这是否合理;同时险资面临的风险是否可控,万一亏了保民怎么办?

“宝万之争”最终以2017年国企深圳地铁入股万科持股29.38%成为第一大股东,姚振华被罚款80万,撤销任职资格并禁入保险业10年收场,然而姚振华并没有亏。

2018年开始,宝能系开启了对万科A的疯狂减持,此时万科A的股价已经从2015年的10几元涨到30元左右,宝能系的持股数则从2015年的25.4%降到了2019年12月份的4.99%,继续减持已经无需发布公告。

据估算,宝能系从万科身上将净赚350亿左右。

安邦系被接管

“野蛮人”终究只是野蛮,只是形容道德层面,并没有严重违法乱纪,“安邦系”这一万亿级金融集团则因违法违规被接管。

安邦系以保险业为主,保险业最容易犯的错有两个。第一,非法集资,以高额的利润骗取大爷大妈保费,导致风险越滚越大乃至超出偿付能力;第二,非法挪用资金,保险资金“保险”永远是第一属性。我国对保险投资有一整套法律法规限制,绝不能用保民的钱去冒险、赌博甚至肆意购买境外资产。这两条安邦全犯了。

2018年5月10日,安邦前CEO那个谁因犯集资诈骗罪、职务侵占罪数罪并罚,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一百零五亿元。

此前,安邦系总规模过万亿的资产,因违法经营严重危及公司偿付能力,已被银保监会接管。

被接管的安邦,开启了一系列“瘦身”行动。2019年7月份,经银保监会批准,中国保险保障基金、中国石化、上汽集团出资成立大家保险集团,后者受让了安邦人寿、安邦养老、安邦资管股权,并设立了承接安邦财险部分资产的大家财险,已与2019年12月开业。

2019年7月初,安邦处置了旗下第一个保险牌照,将所持和谐健康保险全部股权转让给大连石化富豪王义政旗下的福佳集团等公司;2019年9月,大家保险以换购ETF基金的方式减持了万科、中国建筑两家上市公司股票,合计套现约110多亿;2019年10月25日,安邦清仓了招商银行股份,套现150亿元;11月,安邦近70亿元清仓浙商银行股票。

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表示,银保监会依法接管了安邦后:一是保稳定,综合施策全力确保现金流的安全;二是瘦身,目前已经有超过1万亿元的资产已经或者正在剥离;三是纠偏,采取措施,持续降低中短期理财产品占比,到今年年底占比不超过15%,推动保险公司全面回归保险主业;四是重组,引入战投重组。

需要注意,接管并不是没收,被接管的企业经过成功改革重组后,将继续独立运营。

明天系剥离资产

2019年12月25日,据财新报道,内蒙古银保监局多人被查、被免、被贬,其交集大多指向“明天系”控股的包商银行。“明天系”2017年之前控制44家金融机构,上百家公司,总资产达3万亿。包商银行就是其控制的众多金融机构之一, 2019年5月被接管,总资产超过4000亿(2016年)。

“明天系”掌门人那个谁已于2017年被逮捕,具体案件还在审理过程中,目前看涉及金融腐败在内的大量违法行为,这里就不多说了。

之后“明天系”陆续剥离各种不良资产,华夏人寿、恒投证券、新华信托卖卖卖,几千亿的包商银行将进行市场化改革重组。

高瓴资本416亿收购格力

2019年12月2日格力电器发布公告,格力电器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动,格力集团从持有格力电器总股本的18.22%变更为3.22%,高瓴资本成为新的第一大股东。根据最新的权益变动报告书,本次转让价格为46.17元/股,转让股份总价款为416.62亿元。

如果不看背后的股权关系,高调的董明珠女士很容易被认为是格力的老板,事实上董明珠占格力的股份不足1%,在收购之前格力的第一大股东是格力集团,格力集团是由珠海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100%持股,当时的格力本质上是一家国资企业。

高瓴资本,中国最大的私募基金投资公司之一。截至2019年初在中国投资总额达600亿美元,投资约500家企业,曾投资百度、腾讯、京东、携程、去哪儿、美的、格力、中通快递、蓝月亮、滴滴出行、美团、蔚来汽车、摩拜单车等知名公司。

此类基金多参与企业的VC/PE/IPO融资,对上市公司进行百亿以上的股权收购并不多见,大有做大做强“问鼎中原”之势。

此次交易后,高瓴资本虽成为第一大股东,但高瓴承诺不谋求格力电器控制权,格力电器从国有控股,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之后格力的运营将更加灵活,至少给董明珠发个几千万年薪不算国有资产流失了。

青岛五道口144亿收购奇瑞

2019年12月4日,奇瑞控股、奇瑞汽车增资扩股项目顺利成交,总成交金额约144.5亿元。青岛五道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成为奇瑞控股、奇瑞汽车的新股东。成交后青岛五道口持有瑞控股、奇瑞汽车股权的比例分别达到51%。

此次混改前,奇瑞控股是安徽省芜湖市国有控股企业,其控股股东是芜湖市国资委下辖企业芜湖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芜湖建投持有奇瑞控股40.1%股权,持有奇瑞汽车8.428%股权。股权穿透之后,芜湖建投合计累计持有奇瑞汽车24.41%股权。

青岛五道口成立于2019年8月,是为参与奇瑞增资扩股项目专门设立的基金主体,注册地位于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的青岛汽车产业新城。

据报道,青岛市即墨区和山东高速是青岛五道口基金重要的认购方。青岛市即墨区引入汽车产能的愿望尤为迫切,即墨的青岛汽车产业新城更是喊出“双千亿”目标口号。

外界分析,混改后的奇瑞控股有加快IPO上市的意图。

总结:

金融对市场有根本上的配置作用,通过金融手段可以汇聚闲散的资金发挥专业的作用,可以让两家互相竞争的企业,转眼成为一家公司。

我国金融市场对民营机构是逐步开放的,随着各项政策的不断放开,民营资本不断在资本配置中发挥重要角色。阿里、腾讯等新一代的巨头公司都是在民营金融资本的灌溉下成长起来的,如今这些巨头又纷纷成立金融服务部门,继续灌溉新的企业。

另一方面,开放的缺乏监管的金融市场,随时会面临金融风险。2015年中国金融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一度达到8.5%,超过了美国的7.1%,在西方,金融业比重过高往往意味着经济危机的到来。美国2001年达到高点7.7%,之后互联网泡沫破灭,2006年达到7.6%,之后次贷危机发生。

防范金融风险被提了出来,一些民营金融机构过往疯狂加杠杆、非法集资、非法利用资金等现象得到遏制。2016-2018年我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分别为:8.22%、7.97%、7.68%,向合理区间过渡。

“接盘侠”孙宏斌买买买

1月斥资125.53亿拿下泛海控股旗下北京泛海国际项目1号地块及上海董家渡项目的100%权益;

4月斥资13.34亿拿下阳光100旗下一家重庆公司70%的股权;

7月斥资67.05亿拿下湖中宝旗下两家公司90.1%的股权;

10月李嘉诚旗下长江实业称:已在四个多月前将大连西岗山项目出售给融创,交易价格约41亿;

11月152亿收购云南城投集团持有的环球世纪51%的股权与时代环球51%的股权。

在此之前,孙宏斌已经因150亿接盘乐视,600多亿接盘万达,落得个“接盘侠”的称号。2019,孙宏斌融创中国的接盘生意还在继续,不少人质疑,孙宏斌的钱都是哪来的?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底,融创中国累计实现合同销售金额为5005.7亿元,负债率为90.84%,总负债7900亿。

2018年,几大头部房企总负债分别为:富力 2963.33亿,保利 6600亿,融创 6435.53亿,恒大 1.57万亿,万科 1.29万亿,碧桂园 1.45万亿。

融创负债是很高,但在负债率普遍较高的房地产行业算是常见现象,只要公司资金链不断,出问题的几率不大。

公司收购 买出个龙头

世纪华通298亿并购盛跃网络(原盛大游戏)

2019年6月30日A股上市公司世纪华通发布公告,宣告其对盛跃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的收购正式完成,这比交易耗资298亿元。

盛跃网络拥有原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盛大游戏的网络游戏业务、主要经营性资产和核心经营团队。盛大游戏是中国网络游戏的鼻祖级公司,拥有《传奇》《龙之谷》等众多IP。盛跃网络2018年营收44.3亿元,净利润22.3亿元。

世纪华通2011年从A股上市,当时还是一个卖汽车零件的,2016年收购点点互动(Funplus)成为其最成功的一笔投资,很快点点互动成了在海外营收最高的中国游戏公司,2018年贡献45 亿营收。收购盛跃网络后,世纪华通市值达700亿,成为A股第一大上市游戏公司。

但并购也有负面影响,截至2019年9月,世纪华通商誉高达153.13亿元。就盛跃网络看,在并购时,世纪华通约定如果盛跃网络在2018年度、2019年度和2020年度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不能达到21.36亿元、24.94亿元和29.68亿元,那么就需要进行业绩补偿。但2019年上半年,盛跃网络的净利润仅为5.33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8.21亿元减少了2.88亿元,离承诺的业绩还相差甚远。

韦尔股份130亿收购北京豪威科技

2019年8月1日,韦尔股份发布公告,宣布其收购的北京豪威科技有限公司85.53%股权已完成股权交割,耗资对价总额为130.23亿元。

韦尔股份原直接持有北京豪威1.97%股权,本次交易通过深圳市芯能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芯力投资有限公司、韦尔半导体香港有限公司间接持有北京豪威12.50%股权,韦尔股份现直接及间接合计持有北京豪威100%的股权。

北京豪威前身为美国豪威,目前其主要经营实体为其下属公司美国豪威及下属企业。美国豪威成立于1995年,2000年登陆纳斯达克,2016年初完成私有化并成为北京豪威全资子公司,主营业务为图像传感器芯片制造。

韦尔股份是国内少数几家同时具有半导体产品研发设计和强大分销能力的企业之一,下游覆盖移动通信、车载电子、安防、网络通信、家用电器等应用领域,公司自研产品已进入小米、华为、三星等国内外知名手机品牌的供货体系。

除了业务能力的提升,韦尔股份收购北京豪威后,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异常抢眼,其股票从年初的30多元,一路涨到最高162.99元,增长近5倍,总市值最高突破1400亿,成为2019年中国芯片第一股。

但韦尔股份的业绩表现平平。三季报显示,韦尔股份营业总收入为94.96亿元,同比增长39.93%;扣非净利润6169.43万,同比下滑74.4%;公司研发费用高达9.3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17%,占营业总收入的将近10% 。盈利能力下滑严重,资金压力陡增,偿债承压。

阿里20亿美金收购网易考拉

2019年9月6日,网易与阿里巴巴宣布达成战略合作,阿里巴巴集团以20亿美元全资收购网易旗下跨境电商平台考拉。

两家公司均在杭州,仅一条街道之隔,是资本的力量,让昔日对望的竞争对手成了一家公司。

网易考拉和天猫国际目前是跨境电商的前两名。艾媒咨询发布的2019上半年中国跨境电商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网易考拉以27.7%的市场份额位居榜首,阿里巴巴的天猫国际和京东的海囤全球的份额分别为25.1%和13.3%。

阿里CEO张勇表示,考拉品牌将继续保持独立运营。不过,天猫进出口事业群总经理刘鹏将兼任考拉CEO,网易考拉原CEO张蕾则去担任天猫进出口业务顾问。

于此同时,阿里还7亿美元投资了网易云音乐,据报道占10%股份。

创投市场,大局已定

创投市场,就没有金融大鳄翻云覆雨和股权收购蛇吞象那么刺激了。在资本寒冬下,总融资规模低迷。一方面基金公司们募不到资大批倒下,另一方面新兴企业融不到钱,资金链断裂的比比皆是,能融到100亿以上资金的更是少之又少,仅剩一些头部大佬们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追加投资。

阿里巴巴33亿美金追投菜鸟网络,持有菜鸟网络股权从约51%增加至约63%。

饿了么口碑网获得阿里巴巴、软银和其他第三方投资者追加投资30亿美元。

车好多(瓜子二手车)获软银15亿美元融资。

苏宁金服获苏宁金控与其他投资机构100亿元投资后独立运营。

“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在资本寒冬下,有个有钱的“爹”,是一件幸事。

结语

100亿,足以关乎到很多大型企业的生死,能拿出这么多钱,并有并购需求的交易,通常不会亏本。

世纪华通收购盛大,买成了A股第一大游戏公司;韦尔股份收购北京豪威股价飙升5倍;阿里买下考拉拿下了跨境电商市场半壁江山,都是划算的交易。

但这样的合适的机会少之又少,100亿以上的交易,更多的是金融市场对实体经济利润的垂涎。

如高瓴资本416亿成为格力第一大股东,很有代表意义,这意味着险资之后,连私募基金都对实体企业第一大股东身份下手了(虽然高瓴没有谋求)。

截至2019上半年,险资持股规模占A股自由流通市值5.6%,公募基金占8.6%,外资占7.4%。可以预见,除了实体收购,金融机构会越来越多介入到实体企业股权结构之中。

关于作者: 七里香赚钱网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