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赚钱好文

抱歉,你们可能挤不上消费「报复性反弹」的列车了

过去,每天早上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是看有谁在我睡着的时候需要我。现在,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就可以熟练的打开疫情动态提醒,看看新增确认人数和治愈人数。

自经历了全国新增确诊病例15153人次的峰值后,新增确诊曲线不断下滑,而治愈人数也呈直线上升趋势,新增确诊列表中,不少地区还出现了令人惊喜的零新增。

所幸,折磨了我们近一个月的灾难疫情,在最近也开始示弱,并逐渐呈现被控制住的趋势。而面对节节败退的疫情,一场场报复性消费反弹也早已蓄势待发。

「喝奶茶吗,一次十杯的那种」、「吃火锅吗,一坐吃一天的那种」、「去旅游吗,说走就走的的那种」……相信朋友圈中的各路邀约,早已如枯苗望雨,都在期待那一句句激动人心的「安排上」。

可以预知的是,疫情过后,显然会带来部分行业的报复性消费反弹,但却并不是所有行业都能够把握良机,有些行业可能就需要一段更长时期的修复,甚至乎开走下坡路。

那么,到底谁会成为这场不幸当中的弃儿?谁又会在这场灾难的打击中就此沉沦?我们尝试着来为你解答。

线下电影院复苏需要一个缓冲期

疫情刚兴起时,线下电影院就由于人群密集,空间密闭,容易形成人群传染,成为各行业中冲在前面的第一批炮灰,遭受了无辜的波及。

然而,在疫情有所缓和的当下,影院想要按下加速键仿佛并没那么容易。

众所周知,此次疫情的潜伏期大部分停留在7-14天,但也有部分案例显示,有些患者的潜伏期高达24天。

由于疫情症状具有较长的潜伏期,这一难题也让疫情的余温难以快速消散。因而即使在疫情结束后,大多数消费者也很难随心所欲的出入各种公共场所,特别是人流量密集、空气不流通的电影院。

在线院线首发模式的可取代性

开年,《囧妈》的操作着实惊艳到了不少人,抛开作品质量不谈,它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电影界的传奇。这个传奇不仅解救了自己的公关危机,更是推进线上影视传媒的进程。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在线院线首发模式的新探索。这个突破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人们对于线下影院消费的依赖程度。

在播放源上,今年春节《囧妈》联手字节跳动,将未上映过得影片直接放到线上播放,这在整个传媒影视界可以说是「前无古人」,但是绝不会「后无来者」。

直接投放到线上,对于影视方而言,不仅可以通过弹幕与观众互动,还可以更直接的靠评分来感知市场风向。而对于线上平台来说,不仅可以拉新促活,还可以稳定自身平台付费用户的。

在设备上,经过不断的更新迭代,家庭电视的音效、画质都有所提高,此外大部分视频网站平台都已经具备了投放技术。因此抛开个人因素,国内大部分家庭的配置,已经达到普通影院的基本效果,俨然可以称得上是一个简化版的家庭影院。

当然了,虽然国人的知识产权意识仍在觉醒,付费视频内容的习惯已经逐渐养成,但是盗版盗录的现象仍存在,这也是「首映影片线上化」最大的隐患。

无人经济:短暂春天过后,行业之困仍难破解

受疫情传播方式的影响,虽然传统餐饮与零售等行业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摧损,但旺盛的消费刚需却极需一个出口来承载。

一时间,无接触配送、无接触取餐等「无接触」式的服务,成为了消费者的优先选项,而无人零售店、无人快递柜等模式作为无人经济的延伸,自然也成为了疫情之下消费者的宠儿。

但此时的火爆,并不代表着疫情退散后,「无人经济」模式的项目就能完全卸下危机。毕竟,现今的无人经济仍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行业本身的弊端并不会因为疫情而被忽视,该来的还是会来——成本、运营与技术,无论哪一项受阻,随时都将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虽然,近年来随着各路资本的入局,「无人经济」作为资本兵家必争之地,风光一时无两。但就算再炙手可热,行业也仍将逃不过残酷的洗牌。

尽管受成本、运营与技术创新之困,现今的无人零售赛道,早已完成了入局者的初步洗牌,并形成了中小参与者退赛,大玩家继续持币待撒的格局。但最终产业要想得以实现跨越式发展,仍尚需技术的成熟及规模化应用换来的市场成本及消费行为的普及接受度。

正如,无人超市的进店扫码和自主结账等体验,初遇新鲜时,还受众人追捧,但是新鲜感过后,让整个消费流程变得繁琐的附带操作,也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消费者的服务体验。

尽管这次的疫情在某种程度上,高效地减少了对市场的前期教育时间,并让大众深刻地感受到无人经济的价值。然而,等疫情结束后,某些特殊场景的消失,也势必对无人经济的消费场景需求造成下滑。

虽然,这并不会让无人经济产生暴雷,但也一定程度地打击到那些对无人经济持有规模化爆发、报复性反弹的幻想。

毕竟,最终影响「无人经济」G点的并不是短暂的需求迸发,而是大众消费行为习惯的养成以及核心技术的突破与创新,所带来的用户行为与市场技术成本接受。

长租公寓——无底洞本质难消除

疫情期间,「发国难财」、「上薅羊毛、下欺房客」仿佛成为了长租公寓的新标签,长租公寓也由此开始承包了业内八卦的专栏。

由于返工期一再延迟,再加上各地陆续增强防御封锁,导致大部分租客难以回归,因此国家呼吁房东减免房租共度难关。本以为长租公寓将会迎来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不成想蛋壳公寓却出了茬子。

除了借着疫情空手套白狼——强制房东免租、招收租客房租外,甚至还有更多负面新闻被争相爆出。但众所周知,其实造成长租公寓如此困境的并不是疫情,而是自身。

1、房租偏高,需要长期输血续命

长租公寓统一装修、运营维护等费用,使其在同小区同户型中房租比中介房源要高。但是即使调高了房租,依旧无法弥补成本的大半支出。因此,资本输血续命,成为了长租公寓活下去的救命草。

但是,这种模式对于中小玩家来说很致命,正因为如此,近年来,长租公寓市场死亡频现,仍没有趋于稳定。

2、资本续命的血包越来越少

2018年,关于长租公寓的投融资事件高达61起,总融资金额超72.9亿。但是到了第二年,这个数据出现了明显下滑,获得融资的品牌数同比降低了70%。

资本寒冬来袭,国内的资本投资越来越趋于谨慎,近几年,死亡了近千家独角兽企业就是最好的例子。对于那些短期内没有盈利或是没有明显盈利趋势的项目行业,投资方大多会选择放弃供血。长租公寓也不例外。

其实,随着市场的扩大,长租公寓的隐患早已昭然若揭——盈利困难、租金贷、入住率以及回报周期长等。因此,资本寒冬之下,面对风靡一时的长租公寓,投资者也会越来越趋于冷静。

此次事件不过是整场化学反应的加速剂,即使疫情过去了,在没有找到合理运营办法的情况下,长租公寓依旧是一个无底洞。

虽然在疫情期间,很多行业都被迫按下了暂停键,但随着漫长的封锁期即将结束,不少观点认为,消费市场很快就会可劲地撒欢,选择一场大型的报复型消费消费来宣情绪上的压抑,但这场影响许多行业的未来报复性反弹,是否会很快到来?

我个人认为时间上,可能还没那么快到来。毕竟,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这个防不胜防的黑天鹅面前,各行各业损失惨重,中小企业现金流也异常紧张,大批公司也因扛不住压力最后破产,加之不少员工在疫情期间更是只拿着基本工资,背负着房贷车贷,上老下小的压力,艰难度日。兜里都没钱了更何谈消费?

尽管部分人群兜里还有点闲钱,但由于长时间的休假与宅家,一旦全面复工,许多企业为了完成年度目标,补上一季度所落下的业绩,也势必要求员工缩短原有的假期,加班加点。甚至乎,直接在未来的消费黄金期——五一节假日上大打折扣,这无形中也削减不少的消费欲望,改变了不少消费习惯。

因而,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持久战也将不可避免地成为战疫后的主旋律,消费也不能盲目地乐观。

关于作者: 七里香赚钱网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