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赚钱好文

虚构事故骗保险,谁来管?

险的功能在分摊意外事故损失,实现风险管理。公司常为其重要财产购买商业保险,达到规避风险的目的。但是,并不是所有损失都可以被保险所涵盖。对于非理赔范围的事故,通过虚构保险事故、夸大保险损失的方法,获取保险公司赔付;这种行为涉嫌违反《刑法》,是犯罪行为。但是,由于虚构事故和骗取保险金通常是分别实施的,两行为发生地通常也不一致;行为究竟归属哪一家法院管辖,可能牵扯甚广。

为了让从事保险业的朋友做到心中有数、遇事不慌,今天就通过一则真实案例,帮助大家明确虚构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的犯罪,应该归哪家法院管辖的问题。

案件事实

本案被告人林丙是A公司担任董事、总经理;被告人陈甲是A公司财务副总经理;被告人江某某是A公司执行副总经理,被告人张某某是A公司稽核室经理、执行副总经理幕僚。

同时,被告人林丙还在B公司担任副董事长、总经理;被告人陈甲是B公司的财务副总经理。

2007年12月,A公司、B公司向某保险公司投保财产一切险;保险财产项目及金额源自2007年11月30日的资产负债表。

2008年6月13日,A公司、B公司所在厂区遭受水灾受损,被告人林丙、陈甲、江某某、张某某经共谋,由林丙提出通过对呆滞物料淋水,将A公司临时仓库内受损的供货商货物虚假计入库存,将B公司未受损存货运至A公司人为淋水等方式,扩大A公司、B公司的损失。

林丙等人商定:由江某某负责各部门协调并向保险公司索赔,张某某协助江某某负责监督执行情况并陪同评估保险人员现场评估定损,陈甲负责制作虚假财务账册。

随后,江某某、张某某安排人员实施了用水冲淋呆滞物料的计划,并由其将供货商存放于A公司临时仓库内受损货物做虚假入库计为A公司货物,同时负责制作虚假财务帐册。

经过索赔,A公司向保险公司索赔9,682万余元,其中虚假形成的存货损失为975万余元,对应的理算金额为717万余元;B公司向保险公司索赔1,045万余元,其中虚假形成的存货损失为578万余元,对应的理算金额为528万余元,以上两项共计1,246万余元。

2008年7月3日,A公司、B公司又根据保险合同“预付赔款条款”约定,向保险公司分别提出3,000万元、400万元预付赔款请求,保险公司随后预付赔款1,500万元。

案发后,A、B两公司分别与保险公司签订协议放弃保险合同项下所有权利;并退还了前述赔款。

判决结果

根据上海市二中院(2009)沪二中刑初字第126号刑事判决书:

法院认为:被告单位某公司为谋取单位的非法利益,在本单位发生保险事故后,采取故意造成财产损失、夸大损失程度等方式,骗取保险金,情节特别严重;被告单位A公司、B公司和被告人林丙、江某某、陈甲、张某某的行为均已构成保险诈骗罪。但由于意志以外原因而未得逞,系犯罪未遂。

在某公司单位犯罪中,被告人林丙系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陈甲系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被告人江某某、张某某系其他直接责任人员。

由于犯罪未遂,且四名被告人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可对两被告单位及四名被告人减轻处罚。结合前述事实,判决如下:

一、被告单位A公司犯保险诈骗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二、被告单位B公司犯保险诈骗罪,判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

三、被告人林丙犯保险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四、被告人江某某犯保险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 

五、被告人陈甲犯保险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

六、被告人张某某犯保险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

七、犯罪工具予以没收。

案例分析

依据《刑法》第一百九十八条,保险诈骗罪的处罚有如下四种情况:

第一,一般的处罚情况:

进行保险诈骗活动,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投保人故意虚构保险标的,骗取保险金的;

(二)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发生的保险事故编造虚假的原因或者夸大损失的程度,骗取保险金的;

(三)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编造未曾发生的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的;

(四)投保人、被保险人故意造成财产损失的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的;

(五)投保人、受益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伤残或者疾病,骗取保险金的。

第二,数罪并罚:

有前款第四项、第五项所列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第三,单位犯罪:

单位犯第一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第四,关联人员责任:

保险事故的鉴定人、证明人、财产评估人故意提供虚假的证明文件,为他人诈骗提供条件的,以保险诈骗的共犯论论处。

本案中,行为人具有“保险诈骗”的非法占有目的,较为明确。

作为被告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林丙、陈甲、江某某、张某某,通过开会的手段事前共谋;商定了以淋水、虚假入库等方式夸大受灾损失或故意造成财产损失的保险事故,向保险公司提出索赔请求并骗取保险金的犯罪计划;其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保险金的目的。

本案中,也比较容易得出适用单位犯罪的规定的结论。

根据保险公司与A、B两公司签订的保险合同证实,两公司以各自公司财物而非个人财物作为保险标的;保险公司最终向两公司而非实际控制人个人支付保险赔偿金。

A、B公司作为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单位主体,保险赔偿金是作为公司收入被公司收取,并非归个人所有;预付赔款也用于公司生产经营,故本案的主要利益归属于单位;适用单位犯罪的有关规定。

存在争议的问题是:

第一,从哪一阶段开始能够认为是本罪的实行行为?

第二,本罪是否能够构成犯罪既遂?

1

法院管辖

就实行行为的问题而言,本案事实可以分为两部分:

第一部分是制造保险事故的行为。这一部分中,A公司、B公司作为单位,通过员工陈乙、丁某等人,实施了向呆滞货物淋水的行为。

第二部分是骗取保险金的行为。这一部分中,A公司、B公司作为单位,通过林丙、陈甲和蒋某某、张某某的上述犯罪计划,实施了有实施虚构事实和隐瞒真相等诈骗行为。

在保险诈骗罪中,两部分行为通常分别完成,不在同一地点。因此,本案的实行行为认定的问题,也涉及哪一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的问题。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4条规定:

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人民法院管辖。如果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审判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

犯罪地,是指犯罪预备地、犯罪实施地、犯罪结果地和销赃地等与案件具有实质关联的地点。

本案中,涉嫌成立的保险诈骗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金融诈骗犯罪;犯罪地包括犯罪行为发生地和犯罪分子实际取得财产的犯罪结果发生地;而犯罪行为则包括虚构保险事故、夸大损失、向保险公司提交虚假材料和骗取保险金等一系列行为。而虚构保险事故、夸大保险损失的行为由于没有对金融秩序造成具体的危险,不能认定为本罪的实行行为。

因此,本案中AB两公司员工实施的第一部分行为,即制造、虚构保险事故,夸大损失的行为,并不是值得刑法评价的实行行为。只有在林丙等人开始实行第二部分的行为,向保险公司提交虚假材料、提出虚假索赔请求的时刻起,行为才发生具体危险,值得刑法评价。

由于第二部分行为的发生地在上海市,因此上海市法院对该案具有管辖权。

2

犯罪形态

同时,实行着手后,还需要讨论行为是否按照计划达成了犯罪结果;也就是保险诈骗罪的犯罪形态的问题。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

已经着手实行诈骗行为,由于行为人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获得财物的,是诈骗未遂。诈骗未遂,情节严重的,也应当定罪并依法处罚。

本案中,A公司向保险公司共计索赔9,682万余元,其中通过诈骗方式虚假索赔金额为975万余元;B公司向保险公司共计索赔1,045万余元,其中通过诈骗方式虚假索赔金额为578万余元。

保险公司仅预先向A公司赔付1,500万元;尚未向A、B公司支付其余保险赔偿金。并且,涉案的1,500万元是保险公司根据正常损失支付的保险预付赔款,并非实际骗取的保险金。

截至案发,保险公司尚有计1,200余万元由于案发而未得到赔付;是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并且,这一犯罪数额符合欠款情节特别严重的规定,因此,A、B两公司和林丙等被告人应构成保险诈骗罪;其犯罪形态为未遂。

关于作者: 七里香赚钱网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