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赚钱好文

疫情下的怪诞职场:冲突、长假、危机

疫情把部分企业与员工的持久矛盾,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

2月4号了,你所在的企业复工了嘛?

春节之前,人们还想不到,新冠肺炎的疫情蔓延如此之快。武汉封城,全国春节假期延长,多地推迟复工,国人过了一个足不出户的春节。

突如其来的疫情,给所有企业管理者和员工出了一道难题。他们需要在防控疫情和保障生存中,选取一个利益最大化的中间点。

在脉脉数据研究院发布的投票调查中,大部分公司采取了2月3日起在家上班,2月10日去公司上班的政策,其次是没有上班,等待通知。此外仍有部分企业没有假期,一直在上班。

图片来源:脉脉

有的企业赶在政策之前,让员工集体自我隔离;有的企业不在必需品行业,却依旧宣布按照原定时间复工;有的企业在房租和现金流的压力下,煎熬度日。

在突发事件的考验下,企业的管理能力和制度漏洞,员工与上层之间的职场博弈,中小企业的生存不易,都以更加夸张的方式,绘出了一张职场怪诞图谱。

家家企业都有本难念的经,2020年的这第一本经,太难了。

转发放假通知却遭谩骂

“放假”为什么这么难?

疫情把部分企业与员工的持久矛盾,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

1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通知,延长春节假期至2月2日(农历正月初九,星期日),2月3日(星期一)起正常上班。随后,“北上广”、浙江、湖北、辽宁等地先后发布了延迟复工至2月10日的通知。国人迎来了一个21世纪以来最长的春节“假期”。

这是国家为加强新冠肺炎防控工作,有效减少人员聚集,阻断疫情传播,更好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和身体健康而做出的决定。

不过,在决定的执行层面上,掌握最终话语权的“老板”们,却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

1月28日,网友小伊把延期复工通知转发到了公司群里,并直接在群中询问公司是否按照规定发布延期复工通知。没想到,公司一位副总直接在群里对她进行了谩骂。

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 深圳大件事

小伊在微博上公布的聊天记录显示,这位副总在谩骂之后,不但通知除湖北接触人员之外的员工正常上班,还要求管理人员对小伊“好好教育”。

广东省政府通知在前,这家企业是否有不得不提前复工的难言之隐?天眼查显示,小伊所在的企业深圳市艾姆诗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B2C跨境电商平台,并不属于广东省政府要求提前复工的企业。

该事件在微博引起反响后,仅过一天,这家企业的态度便进行了180度转弯。1月29日,艾姆诗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发布了延期至2月10日上班时间的通知,并称公司个别高管对通知理解有误,传达了错误信息,已对该高管进行降级处理,并公开向该员工道歉。

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 艾姆诗IMC

引起争议的不止这位副总,还有一点资讯。

一点资讯员工在脉脉上爆料,1月24日(除夕),一点资讯强行安排在家休假员工支援公司工作。1月27日,一点资讯又发布全员邮件,强制员工返京上班,且未给出任何保障员工人身安全的措施与安排。

网络上流传的一份“关于回京办公的通知”显示,1月27日,一点资讯号召全体员工,关键岗位尽快回,其他岗位听安排分批回,尤其是内容运营、前端开发、产品、策略等人员。

关于春节假期加班薪资问题,一位员工在爆料中提到,HR称在1月31日-2月2日期间返京上班的同事,日薪均按普通工作日发放。1月24日-1月30日支援工作是否有薪资,HR暂未给出答复。对于这些爆料,该员工已留存截图证据。

图片来源:脉脉

很多网友评论,这样的举动不但不利于国家对于疫情的防控工作,还让许多员工对公司彻底心寒。还有一些员工在国务院发布的互联网举报渠道中,进行了举报。

对于这种情况,京师律师事务所张自豪律师建议,员工可以就此问题先和企业进行协商,包括工资补偿、安全保障、调休等问题,观察企业的态度。如果上升到法律层面,注定会影响员工后续在企业的发展。

工资上,如果企业在延长复工期间有员工正常出勤,标准工时制可先安排补休,如无法安排补休,则按照200%的标准支付加班工资;综合计算工时制下超过核定工时的,要按照150%的标准支付加班工资。在家远程办公期间工资应正常发放,加班工资也要维持如上标准。

在一份微信聊天截图中,一点资讯某负责人阐述了此举的原因:“作为一个媒体平台,内容聚合分发平台,在重大事件的时刻,坚守自己岗位,履行对社会的职责,是最基本的要求”。

一篇网络创始人CEO赵宏民认为,这件事没有对错之分,只不过是志不同道不合的人的对手戏。

图片来源:脉脉

劳动法在前,国家政策在后,但为什么政策落实就是这么难?这里面既有员工一贯维权难的弊病,企业管理一言堂的的漏洞,也有在突发事件下,企业缺乏合理保障的难题。

公司与员工之间的不信任、目标不统一、制度不合理、分配不到位等问题,随着疫情一起爆发了出来。

企业家们气愤的是,员工无视公司利益和社会责任。员工们气愤的是,没有共同分享利益,为何要共同承担风险?

这些问题,在疫情之前或许早已出现。保障员工生命安全,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应是所有企业当下最重要的KPI。国家政策要落实,但落实政策不应成为企业与员工发生冲突的由头。

留住员工的,到底是自我实现还是维持生计,同样成了特殊时期下,管理者和员工都应该重新思考的问题。

互联网大厂为啥“敢放假”?

被称为“加班重灾区”的互联网大厂,反而在疫情中展开了一次“放假”大赛。

最先行动起来的是腾讯。

1月26日晚,在国家颁布春节假期延长通知之前,腾讯便发布通知,要求全体员工2月10日返岗上班,2月1日,2月3-7日启动在家办公机制。

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 腾讯行政

此后,腾讯又陆续发布通知,原定2.3-2.9启动的在家办公机制,统一更改为休息日;2月10日至2月14日,仍可以远程在家办公。

脉脉上的一份统计显示,B站、蘑菇街、拉勾网等企业均延期休假至2月10日。阿里、滴滴、快手、微博、喜马拉雅等互联网公司则采取的是2月3日-2月7日在家办公,2月10日正常上班的政策。

有的大厂,直接把实地复工时间延长至2月末。

1月27日,原定十天春节假期的网易通知全体员工,2月3日-2月7日在家办公,2月10日恢复到正常园区办公。异地同事建议返程安排在2月10日至14日当周,返回后还需在家隔离观察满14天。

同日,字节跳动发邮件通知,中国大陆地区的异地员工2月3日开始远程办公,建议2月10-13日返回工作地,抵达工作地后在家中隔离14天远程办公,确认无症状(发热、干咳、呼吸困难等症状)后,再前往办公室上班。

最令人羡慕的公司,是把假期延长至3月15日的自助游教室。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截图

面对网友投来的羡慕之情,自助游教室在微博上解释,他们放假那么久不是要倒闭,也不是要跑路,是因为他们每年春节都会放假一个月。他们鼓励员工到处去旅游,熟悉当地去整合当地资源,给用户最地道最好的旅游体验。所以对工作没有时间和地点的限制。

不过,仍有一些互联网公司宣布提前上班。除上文中提到的一点资讯,Vipkid要求员工提前返京;水滴公司要求1月31日到2月2日在家远程办公,2月3号正常上班;拼多多建议部分部门员工提前返工。

有人说,仅从放假这件事,就能看出一家互联网公司的企业文化。

互联网大厂在放假上的宽松,一方面源于互联网产业较其他产业相比,受冲击较小。另一方面,长期崇尚迎接变化和快速运转的互联网公司,对于突如其来的疫情,可以更沉着地面对,更有经验地处理。

2003年,因一名参加广交会不幸感染上非典的员工,阿里巴巴成为了众矢之的。当时正处于阿里巴巴的高速发展期,疫情或将给公司的发展带来毁灭性打击。5月6日下午4点,戴着大口罩的马云,果断地宣布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全体员工在家隔离。

图片来源:阿里巴巴集团网站

500多名阿里巴巴员工,在疫情面前展现出了惊人的组织力和执行力。他们自觉地把电脑搬回家,在不同的背景音下接听客户的电话。很多客户甚至不知道,这家公司经历了这样的一场浩劫。员工在家办公的第一天,阿里巴巴中文站的买卖商机突破了12500多条,创下了新纪录。

5月10日,淘宝网在马云公寓内创立。当时的网站上还写着一行话:“纪念在‘非典’时期辛勤工作的人们。”

林军在《沸腾十五年》中提到,2003年非典,最受益的公司是阿里巴巴,其对阿里巴巴的影响不仅在于让电子商务加速推进,更在于让阿里巴巴获得内部凝聚力的高度统一,阿里巴巴借此完成了自己从优秀到卓越的内部跃迁。

除了放假的阔气,互联网企业自我革新的勇气,杀伐决断的能力,不怕从头再来的精神,值得更多行业借鉴。

大部分人享受假期

企业家们“度日如年”

并不是所有企业,都有信心像当年的马云一样扛过去。

旅游业、交通运输业、线下零售业,商场、电影院、餐饮酒店等依赖线下消费场景的产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

一些中小企业因无法复工而缺少营收、流失客户,但每天还要背负着沉重房租和人力成本,在疫情当中同样倍受煎熬。

在投中网的报道中,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称,西贝在春节前后的一个月将损失营收7-8亿元。即使贷上款发工资,现金流撑不过三个月;外婆家创始人吴国平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即使不开业,每天天一亮就要支付250万元固定成本,如果持续停业,同样撑不过三个月。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西贝筱面村

微博签约自媒体房世子称,他所在的企业为了避免交叉感染,不得不暂定2月10日复工。但原定于2月14号交付的一个订单被迫取消,前期投入的200万成本全部亏空,而这只是公司现有情况的一个缩影。

“现在的情况,新增订单已经是天方夜谭,已有的订单如何能够正常交付和付款就是现在的头等大事。而且现在客户那边也肯定受到影响,愿不愿意继续执行合同。甚至说还有没有钱正常付款给我们也是个未知数。收入打大折扣,但是成本一分也不能省,员工工资该发还得发,房租水电还得照常交,一个月光成本就五百万。按照测算,今年已经是铁定是亏损的了。”

据他介绍,如果不能正常回款,公司账上现金只能支撑四个月。如果疫情严重,持续三个月不能正常复工,可能会有一半的小企业就要破产关门。

妈咪助理宝宝托育联合创始人孟女士,更是心急如焚。疫情对仍处于创业阶段,刚刚走上轨道的托育行业来说,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家长担心幼儿安全,不敢轻易送托;我们的老师来自全国各地,很多没法赶回来,回来之后我们也担心她们的健康问题。整个工作都暂停。”孟女士对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说,她们在没有送托收入的情况下,仍需照付人员工资和房租,预计损失保守估计在一两百万。

 妈咪助理宝宝托育工作场景

图片来源:孟女士提供

这个春节假期,她每天都愁的肝疼。“没有日托带孩子,还有老人和保姆来带。这个行业如果没挺过去的公司,没了就没了。”

为了挽回损失,一些企业采取了无薪休假,底薪打折等措施。

多名蛋壳公寓员工在脉脉上爆料,公司在2月只发放北京市基本工资,1月份工资推迟至3月发;香港海洋公园取消员工2020年薪酬调整,并鼓励员工自愿申请无薪假期或提早退休。

一家旅游公司由于全国出入境业务被暂停,决定自2月1日至3月31日期间,只对员工发放北京市基本工资最低标准的70%,1月工资也同样按照这样的标准发放,直到局势扭转再进行补发。

与大多数人享受假期延长,展开无聊比赛的光景不同,一些企业家们每天盘算的则是,公司每天的业务损失,固定成本消耗,工资还能不能发到手,现金流还能支撑多久。

加华资本创始人宋向前呼吁,国家应进行适应现状的直接降税减负政策,并推行灵活用工、租金减免,强化对服务业的资本支持,鼓励创新商业模式。西贝、外婆家、老乡鸡等多家餐饮企业老总均通过媒体发声,希望国家可以出台相关的扶植政策。

张自豪律师认为,企业的业务受损包括员工工资和无法复工两方面。对于工资问题,一定要和员工进行合理协商。对于业务问题,要具体看哪方面的业绩受到损失,并向相关政府部门去提出要求。政府也可以出面,帮助企业去协商解决问题。

2月2日,苏州市首先发布了支持中小企业共渡难关的苏“惠”十条政策,其中包括确保小微企业信贷余额不下降,缓缴社会保险费,减免中小企业税费等措施。

2月3日,上海推出了失业保险稳岗返还、推迟调整社保缴费基数、延长社保缴费期、补贴培训费四项政策,以减轻企业负担。

北京也随后出台多项措施,包括对因受疫情影响经营暂时出现困难,但有发展前景的企业不抽贷、不断贷、不压贷;可以与职工协商一致调整薪酬、轮岗轮休、缩短工时;鼓励适度减免中小微租户租金;可按规定返还符合条件企业的失业保险费。

希望每一位职场人和每一家企业,都能共同携手,通过2020年的这场大考。

你所在的企业复工了嘛?

你更喜欢线上办公还是线下办公?

欢迎在评论里一起聊聊。

关于作者: 七里香赚钱网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