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赚钱好文

复星的“酒旅欢场”!

中国的酒旅业正在走向第一波复苏。13日,复星旅文旗下度假品牌ClubMed宣布,北京延庆ClubMed度假村本周内开业。值得注意的是,度假村内一批酒店也同时恢复营业,以“度假村+家庭酒店”模式的复星旅文,相对于其他酒旅企业,疫情的影响似乎“毛毛雨”,今年前两个月度假村业务的营业额,甚至同比还增长了8%……

#01

复星的财报和“洋人”情结

疫情对复星影响似乎不大。4月13日,复星集团旗下度假品牌ClubMed宣布,旗下国内的三家ClubMed度假村将陆续于近期开业,其中北京延庆ClubMed度假村预计将于本周内开业。事实上,ClubMed度假村开业之前,已经有一批配套的酒店先后恢复营业。

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复星旅文也采取了许多措施来缩小疫情整体对公司的影响,比如暂停部分度假村及旅游目的地的营业等。不过,复星旅文之所以能保持健康的财务水平,主要有两个原因:

其一、手握21亿元现金的“大富豪”。

复星旅文董事长钱建农接受采访时曾明确表示,公司不差钱。主要现金流充沛,到2019年年底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约21亿元,银行授信额度还有25亿元未使用。

其二、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

除了复星集团的各种业态,复星旅文也是不局限于一地的全球化业务布局,为其应对疫情形成了天然优势。因此在2020年前两个月,复星旅文度假村运营业务营业额同比增长约8%,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同比增长超过20%,旅游目的地运营营收虽受疫情影响下降,但EBITDA在2020年前两个月依然为正,达5000万元左右。而随着中国境内疫情逐渐得到控制,复星旅文也在快速地筹备国内业务的疫后恢复计划。出境游的需求其实已经悄悄在国内消化,推动国内旅游市场增长。3月底,亚特兰蒂斯的入住率已经恢复到去年同期的50%。

众所周知,复星旅文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文旅之路,产业充满了国际元素,无论是三亚亚特兰蒂斯酒店,还是投资收购的ClubMed(地中海俱乐部)、托马斯库克(旅行社),或是太阳马戏团(演艺IP),尽管因为水土不服和疫情影响,去年到今年以来,陆陆续续出了一些问题,但是并没有影响复星在文旅产业上的大步伐发展。

根据复星2019年年报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复星旅文旗下以在全球六大洲超过40个国家和地区运营66家度假村,年内营业额达人民币132.1亿元,同比增长5.2%。2019年,度假村的客户148.8万人次,大中华区客户数量也达到了28.2万人次。

复星旅文计划在未来几年内开设一系列度假村,境外包括将于2020年及其后开业的位于塞舌尔圣安娜岛的度假村、位于法国阿尔卑斯山的LaRosiere山地度假村、位于西班牙马尔贝拉的海滨度假村以及位于加拿大魁北克的Charlevoix山地度假村。中国境内市场方面,则包括丽江及太仓复游城的ClubMed和ClubMedJoyview度假村,两个项目将在2020年以及2021年分阶段完工。

之所以具有所谓的“洋人”情结,其实就在于复星敏锐地发现了“中国文旅产业需要扩容提质”。

相比国外来说,无论是国内旅游还是入境旅游,中国目前是滞后的。以入境游为例,基本路径就是去北京、西安等地看看名胜古迹。产品的不丰富,极大的限制了就入境旅游整体的发展。所以,复星旅文一直坚持通过引入国际品牌,收购国际品牌,把它变成中国自己的品牌,然后利用这些成熟的国际品牌来提升国内旅游的整体档次。

插图 | 摄影: (c)Dimitris Tamvakos

#02

度假村和酒店,是最好的一对CP

当然,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在于中国的消费力在提升,而实际上国内供给没有跟上消费者需求的发展。这样的一种不平衡,给复星创作了机遇,作为全球最大的度假村集团,它成为专注服务全球家庭休闲度假需求、提供休闲度假的一站式服务的专业休闲度假企业。应该说,整个休闲度假闭环已经完全塑造成功。

而在复星的文旅生态模式中,“度假村+家庭酒店”天然是一对CP。以北京延庆ClubMed度假村这个项目来说,当年之所以做这个项目的背景是,背景的周边没有一个合适的度假村,而这块市场却如此巨大。复星调研发现,近些年,很多家庭希望通过短途旅行连接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尤其是一些三代家庭,想通过旅行体验寻找共识。在Club Med的客户群里,中国的三代家庭占总体家庭的出行比例达到了30%,说明有很强的需求。

以北京为例,在Club Med 延庆项目开张之前,北京人逢年过节挤爆了古北水镇。古北水镇位于北京市密云区古北口镇,坐落在司马台长城脚下。度假区内拥有43万平方米精美的明清及民国风格的山地合院建筑,包含4个精品酒店、5个主题酒店、23家民宿客栈,共1378间客房,10多个文化展示体验区、特色商铺和餐厅及完善的配套服务设施。2018年古北水镇接待客流量近300万人次,其中不少是家庭游客。

坦白讲,北京因为特殊的政治地位,成为一个旅游大城市,但是真正了解北京旅游市场的业内人士清楚,北京的旅游除了故宫博物院(还是因为出了个单霁翔),值得体验游深度游的地方屈指可数,整体旅游生态还是处于“走马观花”相对落后状态。

复星的国际化度假旅游模式的杀入,对改变北京整个旅游业态,确实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古北水镇生意不如以前火爆,度假村+家庭酒店模式开始更受欢迎,也是不争的事实。

不仅仅是复星,近年来,酒店紧跟旅游目的地,似乎越来越成为一种投资潮流。公开数据显示,清明前后,去哪儿网国内度假型酒店预订量环比增长120%,港中旅集团安吉度假区入住率达100%,峨眉七里坪智选假日酒店的入住率达到100%,黄山景区周边部分酒店预定价格甚至上涨三倍。之所以如此火爆,本质上其实是“度假村+酒店”的完美结合。

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表示,从第二季度开始,广义旅游市场将按照“商务旅行——本地休闲——近程观光(一日游)和周末休闲——中程观光休闲(省内旅游)和远程旅游(跨省国内游)”的顺序稳步复苏,从这个意义上说,复星的这套“度假村+家庭酒店”这套组合拳应该会越打越漂亮。

插图 | 摄影: (c)韋韋韋維斯 

#03

疫情过后旅宿产业或全面升级

分析看来,此次疫情是国际公共卫生安全的危机事件,疫情过后,旅宿产业或全面升级,未来旅游行业或迎来三大机会。

首先,旅游行业的转型升级会加速,观光旅游向休闲度假转变将进一步加速;其次,行业将进行一轮新的洗牌,有实力的企业将获得更多的并购机会;第三,旅游企业的业务智能化、线上化将得到更广泛的应用。

第一二点不用过多解释,第三点相信我们的体会很深。特别是携程创始人梁建章各种cosplay带货直播的成功营销,尽管有炒作嫌疑,但不得不承认,越来越轻的营销模式,正在改变整个酒旅行业。

梁建章的网络直播处子秀,就选择在号称“三亚最贵酒店房间”——亚特拉迪斯波塞冬水底套房,1小时卖掉价值1000万元的酒店套餐。其中1288元一晚、2388元两晚的海景房套餐(包括了房间、2大2小四人早餐、水世界和水族馆的无限次畅玩。2388套餐,如在4月29日之前使用核销的话,继续送2大2小的C秀演出),直接卖疯了。预售一向很难做的酒旅市场,报复性的线上消费,确实是后疫情时代更值得研究的消费现象。

这种改变,似乎一夜之间给不少传统酒旅人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尽管他们反应过来后,也纷纷效仿,但是照猫画虎,效果似乎并不好。归根结底,还是没有抓住文旅时代消费变迁的本质。

文旅时代来临,酒旅业方方面面都在走向一个精益求精的阶段,很多东西的实现仅依靠资本就能可得,唯有文化的分量,能实现突破的可能,这个最模糊不清也难以算计的筹码,将成为品牌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消费者最在意的东西,其实也不多,只不过是服务、创意、文化、社区、城市和人。但这里面的每一个关键词,都需要深入研究、思考和布局。

在这几个关键词上,复星文旅深谙精髓。钱建农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我国旅游市场的需求在井喷,但旅游业也正经历着痛苦的调整期,会淘汰不符合消费趋势的产品,推动这种改变的是消费人群和需求的变化,从业者关注新的旅游业态趋势,及早转型。

当然,复星旅文的路依然很长,在发展的前期,一直经受着亏损的困扰,去年开始刚刚布上正轨,却正在遭遇全球疫情,他们刚刚进入“酒旅欢场”,能不能长袖善舞,我们还得拭目以待。

关于作者: 七里香赚钱网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