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赚钱好文

半个互联网都在玩的直播带货,它才是鼻祖!

2019年是电商直播的元年,李佳琦和薇娅强势出圈,各大电商平台纷纷布局直播业务。

前不久老罗直播卖货更是成了全网热议的话题。

但鲜有人知的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居然是蘑菇街。

蘑菇街的前身——卷豆网

蘑菇街的创始人是陈琪,毕业于浙大计算机系。

在为淘宝工作超六年后,陈琪感受到了一阵强烈的召唤,那声音说:快来创业吧!

大多数人听到这种声音都会将其抛之脑后:“为什么要放弃现有的安稳生活去做一件风险极大的事情?”

或许这就是大佬和普通人之间的区别,而陈琪则选择立刻从淘宝辞职,全身心创业。

一开始,他卖掉了杭州的一套房子,获得了100多万的启动资金。

一年后,他再卖掉了阿里的期权,换得了400多万。                                         

陈琪在淘宝的消费者社区做过客服,为客户回帖,这段工作经历奠定了他的创业方向。

在陈琪手上诞生的第一个产品是“卷豆网”,说白了就是一个连接社区和电商的工具,社区为用户推荐商品,从中分得提成。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虽然这些社区人气爆棚,但真正通过社区推荐购买商品的用户却不多,转化率太低。

“我的商业模式很简单,就是在社区和电商这两个哑铃之间做一根棍子,却发现哑铃这头扶不起来,那就我们自己干,做社区。”

陈琪把公司的模式从社区和电商的连接工具变成了消费社区。

2011年2月14日,卷豆网的升级版——蘑菇街诞生了。

主打女性社区的导购平台:美丽也是生产力

自己做社区,流量要从哪来?

这里不得不提到陈琪的妻子。

陈琪最初帮妻子建立了一个讨论女性化妆品的网站,为了增加访客量,他们开始在百度知道上回答关于化妆品的提问,并附上自己网站的地址。

有意思的是,这些女性用户来到陈琪的社区后,问过的问题还要再问一遍,陈琪只好把回答过的答案再答一遍。

为了营造社区间互帮互助的热情氛围,陈琪注册了很多个马甲,不停切换马甲回答问题。

功夫不负有心人,头一年几乎只有一两百的日用户访问量,第二年增至七八万,用户数量快速增长,陈琪的社区引流成功!

蘑菇街的流量便是从社区导入的。

2012年,电商进入红利期,蘑菇街开始引入淘宝中的优质店铺和商品。如果把淘宝比作一个大型商场,那么蘑菇街就是商场里的导购员。

蘑菇街抓住女性消费者喜欢分享这一特性,短短两个月内就做出了单月成交额1.2亿元的成绩,用户数量累积达8000万 

蘑菇街正是敏锐分析了市场,准确洞察了女性消费者的心理,才取得了傲人的成就。 

正如陈琪在接受采访时提到:“科技是生产力,美丽也是生产力。”

阿里掐断流量,逼出新商业模式

早期,类似于蘑菇街这样的导购网站能够为淘宝带来大量交易额和流量,也弥补了淘宝在社交属性上的缺失,两者互利共赢。

蘑菇街成立2年后,成为了一个PV(页面浏览量)近两亿的大型流量分发平台,从淘宝拿到的日佣金高达50万~60万人民币。

若阿里不加以控制,类似于蘑菇街、美丽说的导购网站或将成为淘宝流量的上游入口。

2013年6月,阿里主动关闭了对蘑菇街的商品跳转接口,试图收编第三方导购网站,自建平台,成为导购网站的流量上游。

从蘑菇街的盈利模式来看,大多是依赖淘宝等电商平台获得收入分成,寄生性强,一旦“宿主”翻脸,生存便成为了大难题。

陈琪和合伙人们当机立断,引导蘑菇街从导购平台转型为带社交属性的电商平台。

“我们团队的优势在于,在看到有小火苗出现的时候,团队就哗一声全部冲上去干,有句话这么说,赢了一起狂,输了一起扛。”陈琪说。

仅仅两个月,从导购平台转变为电商平台,要搭建新的团队,要整合供应链,要打通支付渠道,要搞定仓储、物流、客服等大小琐事……

也许我们看到的只是蘑菇街多了一个购买功能,但这背后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心血。

幸运的是,这次转型的八个月后,蘑菇街流量增幅达150%,转化率比淘宝高7倍,并且迎来了超2亿美元的C轮融资,市场估值飙升5倍。

2014年蘑菇街的全年交易额高达36亿元。

在商业的丛林法则中,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当羊遇上狼,只有逃和被吃两种选择。陈琪也面临着两个选择,要么被收编,要么自己做强做大,他选择了后者。

直播+电商模式:互联网时代的创新变革

2015年是直播元年,吃播、游戏直播、唱歌直播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冒头,陈琪敏锐地嗅到了商机,开始思考电商与直播结合的可能性。

一次会议上,大家都对是否要上线直播犹豫不决,认为电商直播的成本太高,陈琪则拍着桌子果断说:“一定要上,直觉是对的,上了再说。”

2016年3月,蘑菇街直播上线,成为了比淘宝更早上线直播业务的电商平台。

直播是少有的可以兼顾B端和C端的卖货方式,拉近了买家与卖家的距离,兼顾了娱乐性,更让买家可以直观地感受到商品的颜色、功能以及各个细节,真实可信。

三年过去了,李佳琦创造了直播带货5分钟卖光15000支口红的记录,薇娅秒卖出定价4000万的火箭,直播已经成为了带动消费者参与互动、促进转化率的重要方式。

2019年10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蘑菇街GMV(商品成交总额)为62.99亿元,同比增长8.0%。其中,蘑菇街直播业务GMV达33.52亿元,同比增长99.5%,翻了近一倍。

事实证明,陈琪当初的决定没有错。

“美丽有它的永恒性,科技有它的迅速迭代性。直播作为一种越来越成熟的科技手段,我们会积极使用。未来AI和5G这些技术会帮助我们降低用户和商家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性,这将会是很有趣的竞合关系。”陈琪在接受采访时说道。

不难看出,如何与科技手段进行结合、创新,在未来仍然是蘑菇街的重要课题。

在巨头覆盖的行业生存下来并非易事,找准差异化的垂直领域切入,看准新玩法主动出击,快速转型,这是蘑菇街交出的答卷。

有人说,蘑菇街不是正在转型就是在转型的路上。9年时间里,蘑菇街从导购平台到电商交易平台,再到直播电商平台,如果说前两次多多少少是出于形势所迫的被动之举,第三次则是主动为之。

下一次转型会在何时出现,又将指向何方?蘑菇街未来的路还很长。

关于作者: 七里香赚钱网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